绿城宋家王朝的没落与坍塌:青训外衣被淹没在资本的洪流中...

2016赛季的中超落选帷幕,恒大提前完成六连冠,末轮的悬念停留在殊死搏斗的保级大战,结果绿城最终落败,一向以重视青训著称的他们降入中甲,在金元中超的大背景下,青训外衣被淹没在资本的洪流中。

2016-11-02 17:00 来源:体坛周报 记者/马德兴、王晓瑞、蒋晨 0 58624


禹唐体育注:

2016赛季的中超落选帷幕,恒大提前完成六连冠,末轮的悬念停留在殊死搏斗的保级大战,结果绿城最终落败,一向以重视青训著称的他们降入中甲,在金元中超的大背景下,青训外衣被淹没在资本的洪流中。但同时我们也需要反思:小球队真的在中超无法持久生存吗?青训的周期性真的无法战胜资本爆发式的破坏力和统治力吗?


老板:十年轮回,宋家王朝就此作别?


2009年10月31日下午,北京刮起了凛冽的寒风,北京国安在全场六万名球迷的助威声中,战胜绿城队,夺得了当年的中超冠军。宋卫平当时身着球队大衣,在替补席上目睹绿城降级。当晚,京城大雪。第二天清晨,宋卫平在接受记者的专访时,除了反省自己外,对于重返中超还是信心十足。

  

时间在指间悄然滑落,七年一梦间!

  

2016年10月30日,又是中超最后一轮,宋卫平在开赛前悄然而至,表情严肃,他一个人在主席台吸着闷烟。要是放在往日,那些想接近他的“高管们”都会在身边堆满笑容,递烟送水,因为他们知道,球队赢球时,老板都会很开心,很多事情就会容易过关。然而,这天晚上,谁也不敢接近他。


比赛战止半场,回头一看,宋卫平已经悄然离开,此时场上比分1比1,绿城队已经进入安乐死。下半场,宋卫平就没有出现在现场。见过大场面的他肯定早已经料到大势已去。

  

没有悬念,绿城惨遭降级。只是,此次一别,何日君再来?

 

在江湖上已再没朋友

  

1999年,绿城的销售额大约3个亿,随后,宋卫平拿出了2000万元收购吉林延边敖东队。从此,被称为“足球沙漠”的浙江终于有第一支甲级队。


宋卫平是一个球痴,甲B联赛第一年,他几乎场场必到,去客场时,他喜欢在机场的书店里买几本书,一路看到赛地。但绿城的客场却很难赢球,随从好几次提醒他,“买书”谐音不是“买输”吗?后来,宋卫平也是无奈地改了这个习惯。不过,书生的意气和理想主义的情怀却是一直陪伴着他。


十多年前的中国足球,假球,黑哨横行。宋卫平第一个站出来掀了桌子。后来,有裁判被抓、有球员入狱、有足协管员坐牢。从此,宋卫平和绿城成了江湖上的独行者。

  

独行者一般性格孤傲,江湖上虽然都是他的传说。但关键时候,却没有了为他两肋插刀的朋友。


今晚同延边的这场比赛,大家都以为延边队会放绿城一马,或者做个送水人情,但延边队却拼了个鱼死网破。“绿城在江湖上没有朋友”,赛后,朋友圈都在这样评论。

  

是的,如果有很多朋友的话,绿城也不可能会是这样的下场,最后四轮比赛,绿城拿下谁都可以保级。但是,谁见到绿城都是刺刀见红……

 

宋卫平有心但很无力

  

2009年降级,但绿城却意外的复活。中超十年,2010年是绿城球迷最幸福的一年,绿城打进了亚冠。而这一年,也是宋卫平的绿城房产鼎盛之年。当年绿城房产销售额达530亿,一跃成为全国房企销售额第二,仅次于万科。


不能说宋卫平没有飘飘然,想做老大的心谁都有!赌徒性格的宋卫平当然也是瞄准了老大的位置,第二年,他频当“地王”,四处扩张。然后,调控如期到来!资金链的断裂让绿城差点就“要了命”,2011年,绿城的销售额据说是下降了40%。随后,宋卫平一路抛售股份,情定融创,然后婚变,到最后牵手中交。绿城总算是缓过了气来。但是,宋卫平在绿城的股份却是一降再降,资金的自主权和控制权也是一再减少。以往在绿城队困难的时候,宋卫平总是能想点办法,但现在……

  

如是乎,昨夜,很多人都在说“降级也是一种解脱”。是的,与其年年要保级,还不如悲壮地离去……只是这一次,他们还会回来吗?


十年一轮回。当年,冲超的美好时刻还在眼前,而今天,却又目送它离去。不管如何,绿城球迷要感谢宋卫平!是他给了每一个浙江球迷非同的十年。再见或者不见,都是回忆!


青训:重视青训不等于青训成材


很多人为绿城降级感到惋惜,其中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有这样一种说法,“绿城的青训工作做得很不错。”的确,这些年来,杭州绿城俱乐部重视梯队建设,而且还专门从日本请来教练负责梯队的工作。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恐怕有一个问题需要重新进行认识,即杭州绿城俱乐部的青训工作做得不错的“参照物”究竟是什么?


目前,中超俱乐部中不少依然有梯队不完善的,相比这些俱乐部,绿城有各级梯队,的确做得不错,而且也请了日本教练。但是,和那些同样有完善梯队的俱乐部相比,杭州绿城的梯队建设情况真的是高出一筹?至少,这些年来,杭州绿城的预备队、精英梯队在预备队联赛、精英联赛中并无什么优势,成绩也不突出。


我们无意否定杭州绿城对青训工作的重视,而且入选各级青少年队伍国字号人数中,绿城算是比较多的。但俱乐部重视青训与培养出人才之间恐怕并不能简单地划上等号。而且,从青少年球员到一线队职业球员之间的转化,绿城似乎需要认真总结。“以老带新”,在老队员以及优秀外援的带领下,年轻球员相比而言成长得更快。

 

譬如,廖力生之所以能够在里皮麾下仅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冒出来,就是因为周围有一批高水平的球员。但杭州绿城队这些年来恐怕“自视过高”,过高地估计了自己梯队里培养出来的球员,天真地以为他们可以撑起一片天。一个很现实的情况是,目前绿城的球员缺乏鲜明的特点与个性,最终只能是“自吞苦果”。从这一层意义上说,绿城在坚持搞好青少年梯队建设的同时,恐怕应该利用这一难得的机会,冷静下来去思考“转化”问题,即在“成材率”方面下功夫。


缺少资本支持的绿城一线队近年来一直苦苦支撑,不过,宋卫平始终没有动摇青训路线,绿城也不断向国奥、国青输送了不少队员,因此绿城一心想要在中超赛场掀起青春风暴,而“93一代”曾被老板宋卫平寄予厚望。两年前,以冯刚、谢鹏飞、石柯为代表的93球员获得了中超赛场历练的机会,本赛季,洪明甫也是大肆开启对93球员的使用。不过,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中超赛场,绿城并没有掀起青春风暴。曾在绿城效力多年的一名老队员直言,绿城相对安逸的环境,不利于年轻人的成长,而温水煮青蛙换来的是球队降级的代价。


为了维持球队的生存,上赛季结束后球队三名后防主力范晓冬、曹轩、王林并未与俱乐部达成续约协议纷纷离队。而有合约在身的球员也频频遭到挖角,顾超、谢鹏飞转会江苏苏宁,从没代表绿城征战过中超联赛的冈比亚外援斯蒂夫由于上赛季租借到延边的出色表现,被延边队以130万欧元买断。在中超各队大肆砸钱引援的同时,绿城却反其道行之,靠着卖人来盈利。


在金元资本占领下烧钱模式席卷的中超联赛,绿城的生存状态举步维艰,今年的降级似乎早已注定。实际上,宋卫平已经做好了降级的准备,但即便降级,青训也要搞下去,这是他此前的表态。俱乐部相关人士也一直称,“如果去中甲,那就大胆把年纪更小的队员踢出来。”

 

但在中甲,依旧是金元当道,再强的青训可能也难以将绿城送回到中超了。


教练:十年十帅,洪明甫从中甲重新开始


洪明甫这个韩国国内的头字号教练初闯中超就遭遇降级,这样的经历于他个人也太过悲壮。就在开场前,队员们陆续进入更衣室做最后的准备,可是洪明甫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独自低着头双手插兜在门口踱了一会儿步。


通道里灯光明亮,却无法点亮他的心境。每个主场比赛,洪明甫只要微微向右转头,就可以瞥到看台上球迷为他画的巨幅简笔画像,大家对他的期待与喜爱不言而明。比赛结束后,洪明甫揽下了降级的所有责任,“首先联赛以降级结束非常遗憾,对我们球迷说抱歉。所有比赛结果都是主教练的责任,我们队员到最后都全力以赴了。个人认为这一年是非常艰难的一年,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年。”

    

回顾这一年,洪明甫说:“既要发展年轻球员又要取得好成绩,这一年取得非常大进步,特别我们绿城是着眼于未来的俱乐部,这不是他们的终点,要重新的开始。”而降到中甲后,洪明甫还会继续留在绿城吗?他的回答很肯定:“选择来绿城就不是着眼于眼前,而是着眼于未来,后续可能还要沟通,但我本人对此表示积极。”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征战中超十年,今年执教的洪明甫已经是杭州绿城队的第十位主教练!换而言之,球队几乎是一年换一个教练。

  

实际上,从1999年开始参加中乙联赛、2000年底买下吉林敖东,在2001年开始征战中甲联赛,俱乐部17年历史中已经有17位主教练!这已经是中国职业足球史上的一项纪录!这期间,吴金贵算是执教时间最长的,前后共两年零4个月,而成绩相对也是最好的。但那段时间,绿城的投入也是最大的。这之后,冈田武史完整地履行完两年合同(即2012、2013赛季)。除此之外,没有一位教练能够执教满两年。这本身恐怕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一名教练需要完整地将自己的技战术理念灌输给球员、并让球员能够最终完全体现出来,至少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但是,杭州绿城不断更换,中国教练不行换日本教练,然后又换欧洲教练,不行再换韩国教练。俱乐部的理念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理念?至少从教练员的选择上看不出来。


球员:有预感但真的很难受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10月30日晚,当绿城队2比2战平延边、从而降级中甲后,多数杭州球员的心情,都如陈奕迅所唱的歌词那般。十年!从2006年10月21日至2016年10月30日,对于绿城队来说,这是一段旅程的开始和结束。

  

接近31日凌晨时分,副队长赵宇豪依然没有太多困意。那沙哑的声音所透露的,是他的疲惫和哀伤。“虽然之前知道可能是这样,但真是发生降级时,内心还是挺难受的,却不知道自己是如此难过。”这一晚,他说得最多的话,便是“我也弄不清楚,我们怎么就降级了?本来在8月底,绿城队的保级形势还是挺好的。可是,唉,现在都这样了,说什么都是无法挽回的。”


23岁的赵宇豪,是从今年开始得到洪明甫的器重,并佩戴上队长袖标的。但恰是这样的角色,让他在降级之夜显得更加哀伤。“要是前几年还踢替补,或者在看台上观战,或许还不会这么难过。但偏偏是这个赛季,是亲身在场上比赛时的感受,那是一种说不出的难受。”赵宇豪告诉记者,在这个降级之夜,他想起过往的两段经历:一是2013年全运会半决赛点球惜败、无缘金牌;二是年初在多哈奥运会预选赛的出局。“有人说,人生是要经历一些挫折和痛苦,才能迅速成长起来,这些道理我都懂。但在今后,真是不想再有这样的经历,这些经历不会过去,只会铭记于心。”


而让一些老队员难过的,还有一年比一年艰难的现状。“我记得,球队在去年是最后一轮成功保级。赛程安排有利,对手是已经降级的申鑫;再追溯到前年,我们是倒数第二轮,靠着预备队成绩占优提前上岸。再往前,就是冈田时代,虽然也很困难,但过程没有这么艰苦。确实在这两年,日子过得是每况愈下的。但话说回来,我们在前面场次,没有把握住机会,到最后一轮再想追分,确实已经非常困难。”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绿城,宋家王朝的没落与坍塌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