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这次真的杀死川普!

第三次电视辩论把川普逼向绝境,这一切都要归根于他作死的大嘴巴。这和体育圈有什么关系?为何会引起体育圈大地震?体育圈究竟能对总统大选造成多大影响?

2016-10-21 08:30 来源:有马体育 文/小码哥 0 35773


第三次电视辩论把川普逼向绝境,这一切都要归根于他作死的大嘴巴。这和体育圈有什么关系?为何会引起体育圈大地震?体育圈究竟能对总统大选造成多大影响?


美国大选三次电视辩论终于落下帷幕。全世界的吃瓜群众终于不用再忍受两个人拉锯般地撕逼。
 
根据CNN最新民调结果,美国大选候选人辩论最后一战,希拉里获得了52%的支持率,川普获得了39%的支持率。

川普支持率表现出一再尴尬的态势还是因为震惊美国的“把妹录音门”,甚至在美国体育界引发了一场巨型地震。
 
就在第二场辩论打响前两天,《华盛顿邮报》曝光了一段视频,显示川普在2005年刚第三次结婚后8个月,曾对节目主持人比尔·布什(小布什总统堂兄弟)吹嘘自己诱惑已婚女性上床的企图。又说自己很自动地会被漂亮女性吸引,像磁铁般黏上去,不等对方同意。还吹嘘自己可以抓对方的私处,为所欲为。
 
川普并没有第一时间否认这些话是自己讲的,但是他强调这只是“更衣室里打的屁。”而在和希拉里第二场辩论会上,川普面对6650万电视观众,被质问是否真正做过时,川普再次把这些言论归结为“更衣室闲聊”。
 
把侮辱女性言论比喻成“更衣室里的玩笑”,这是运动员万万不能接受的,毕竟更衣室就像是运动员、球队官员乃至媒体人第二个家。

来自NBA球星的愤怒反击

之前为了维护自己商业形象和利益,詹姆斯最大限度的表态只有为贾斯汀·比伯拒绝出演川普的演出活动点赞而已。
 
但是川普言论之后,詹姆斯率先站了出来:“在我们的更衣室中,绝对不会出现任何形式的侮辱女性的言论,这种话绝对不可能从我们的球员口中蹦出来,我有妻子,有母亲,还有一个女儿,所以我绝不会允许我所在的更衣室里出现侮辱她们的字眼。我真的不理解那个家伙说出来的话,那种话不是更衣室的谈话,是trash talk(垃圾言论)。”

至于什么才是真正的更衣室言论,詹姆斯认为:“大部分时刻我们在更衣室谈论地会是前一天的比赛,关于家庭,关于对比赛的战术部署等。”
 
而在抨击川普之后,詹姆斯更加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的政治立场,他写了一封公开信,力挺希拉里成为美国新一届总统。在信中,他这样写道:“当我看着今年的总统候选人,我很清楚哪一位候选人和我拥有同样的信仰,只有一个人真正明白阿克伦贫苦孩子的生活艰辛。当我想到我的基金会里的孩子需要从政府得到的政策,这个选择变得非常明确。”

NBA变成了反川普联盟

快船队主教练里弗斯有自己的女儿,对川普的“栽赃”很是不爽。“更衣室里球员的确有时会说脏话,但不会像他那样,因为有很多球员都有姐妹、老婆和女儿。川普地狡辩让我不安,但最令我不安的是他在录音中所说的那些话。”

格里芬则认为川普损害了球员的名声:“我从未在更衣室听到过这种话,把那些侮辱女性的话归咎为更衣室聊天,无疑是在诋毁运动员的名声。那些话超出了G级、PG级,甚至是PG-13级、R级(PG-13为美国电影的分级制度中的特别辅导级,不建议13岁以下儿童观看;R为限制级,17岁以上者方可观看)。”

波特兰开拓者后卫麦科勒姆推文说:“我从来没有在任何更衣室里面听过那种话。”
 
迈阿密热火的功勋老臣乌杜尼斯-哈斯勒姆和老朋友肖恩-巴蒂尔同样十分反感川普此番发言。
 
哈斯勒姆被采访时说道:“我不知道川普在哪里的更衣室待过,我从来不会欣赏这种破事。关于这言论,绝对不可能来自我们的更衣室。”同时这位老将还打趣的说到,“而我对川普的了解并不多,我可不知道他在过去时间里在哪里,跟什么人在什么更衣室里聊起过这种鬼话题”
 
杜克大学毕业的巴蒂尔一向温文尔雅,但是他感觉川普疯掉了:“更衣室被川普扭曲了,更衣室对我们这些球员而言就像最安全的地方,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川普的话激起了NBA的千层浪,显然,球员和教练支持的总统人选并不是他,他的支持率在这个联盟沦陷了。

美国第一大体育联盟NFL死磕川普

与川普常有言论交锋的NFL(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运动联盟之首,世界上最大的职业美式橄榄球联盟,也是世界上最具商业价值的体育联盟)更是显得怒不可遏。
 
克利夫兰布朗队的外接手安德鲁-霍克金斯嘲笑川普道:“这可不像我待过的更衣室啊,可能这是某一个词语,但是川普把它说错了。”
 
堪萨斯酋长的球员克里斯-康利听完之后怒火中烧,连续怒喷川普:“他确定他是认真的,我等着人们告诉我他是个笑话。像我这种都在更衣室中工作的球员,我会不了解这种情况?我认识而且尊敬的家伙从来不会这样,他们都十分尊重女性。”

NFL对女性的关爱与尊重是其实体育联盟中比较少见的,NFL会在十月的“关爱女性月”采用大量的粉丝带与粉色,来号召人们关爱女性健康,以及帮助女性进行一些必要的身体检查。坦帕湾海盗的四分卫贾米思-温斯顿早前甚至还捐助了近10万美元来帮助曾经受过暴力伤害的女性。
 
要知道,对于美国的一般观众来说,体育远比政治来得重要。这一点从收视率上可以明确了当地看出来,一年一度的“超级碗”观众数目可以达到一亿一千万,而总统大选期间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辩论会,2012年最多的一次观众数目近七千万,已经是近年来的最高峰。

讨伐川普的战火甚至烧到了网球和扑克界

从1978年—1990年拿过18次大满贯女单冠军的“女金刚”娜拉提诺娃发了一则推特:“更衣室闲谈?胡扯,这显露了川普的本色。如假包换、可憎、有犯罪意图!”
 
美国网球名将罗迪克的妻子布鲁克林·德克尔还特地发推特质问自己的老公:“亲爱的,这种话在更衣室里很常见吗?如果是的话……”省略号后面是一把菜刀。
 
最后,扑克牌行业也忍不住怒喷川普。曾经在世界扑克决赛中连赢两项比赛冠军的丹尼尔·内格里诺在被问到是否会想和川普打扑克时说:“如果输家要被关进监狱,并永远离开这个国家,我会和他进行一场扑克比赛。我可以冒险,并牺牲自己,来拯救美国和全世界。川普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危险人物。支持他的都是一些反同性恋者、种族主义者和排外者(包括反穆斯林)。我打个比方,如果你有两张牌桌可以选,一个上面都是支持川普的,另一个是都反对川普的,那么你要坐第一桌,因为那桌的人都是傻瓜。”
 
美国体育界集体鄙视川普,不仅因为川普的大嘴巴,也因为他触及到了体育界的底线。美国运动员更衣室文化绝非川普口中所说的那样。

前NBA球员约翰·阿米奇对川普表示强烈批评,在NPR(美国最大的公共广播电台)一档节目中,他向公众解释了运动员的更衣室文化:“我们运动员会在更衣室谈论政治,谈论种族歧视问题,谈论弗罗里达州的税收政策等等,大部分都是这类话题。无论是在更衣室,还是在跨越全国的航班上,我从来没听到过运动员说出那样侮辱人的言论,更不会像川普那样兴高采烈地说出口。”

数据显示川普得罪体育圈是在作死

川普一向大嘴巴,但是他可能还不清楚,得罪体育圈会对自己的总统大选产生多大影响。
 
之前一期《发现》杂志刊登了美国加州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教授安德鲁·希利的研究成果。希利认为,竞技体育与竞选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一场体育比赛的结果很可能会左右政治选举的结局。

希利研究了1964年—2008年之间当地大学参加的所有美国大学橄榄球冠军联赛,并将比赛结果与美国总统、州长和参议院的选举结果进行对比。

数据显示,如果一个当地大学的橄榄球队能够在参议员选举、州长选举甚至是总统选举的十天前赢下比赛,那么现任总统候选人的得票率就会小幅上升0.8%。如果球队所在的地区球迷基础雄厚、贫富差距巨大、教育水平和种族多样,那么这种竞技体育的效应会越发明显。如果有铁杆球迷的当地球队赢得比赛,并且结果大大超过预期,那么现任政治家的得票率就会上升1.61%。如果一场比赛中的观众破了纪录,再加上球队表现超过预期,甚至赢得了总冠军,那么现任政治家的得票率将比没有比赛高出2.30%~2.42%。
 
希利的研究成果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假设:那就是即便在成熟的“理性民主社会”,决定投票行为的因素也不见得是客观的理性分析。投票者可能受到完全不相干事件的影响,从而把政治家的命运交到类似运动员、娱乐明星之类人的手中。
 

希利认为,如果当地球队能够取得胜利,那么球迷们一定会有一个普遍积极心态。这种积极心态也就会表现在投票箱里,他们将会趋向于认同现有执政党的一系列政策,会对执政党过去的政绩持肯定态度,也会更加满足于现状。其实希利所触及的是,竞技体育给人们带来的真正作用其实是一种积极乐观的情绪,而这种积极的情绪将产生积极的政治结果。


奥巴马曾用体育征服了摇摆州选民


全美国人都知道奥巴马喜欢篮球,而希利真正发现了篮球项目对于奥巴马选举的帮助。

在希利的研究中显示,篮球队的表现与对奥巴马总统的支持率成明显呈正向比例关系。比如2009年的男子大学生篮球锦标赛期间,希利曾询问超过3000人他们所喜爱的球队名字,结果发现每当他们喜欢的球队比赛成绩达到或高于博彩公司的预期,他们对奥巴马的支持率就会上升2.3%。
 
而在另一项测试中,他会告诉一半受调查者最近的篮球比赛结果,另一半不告诉。结果显示,受调查者是否知道比赛结果对奥巴马的支持率没有什么影响。由此可见,体育与政治家支持率的关联只是一种无意识的“感觉”,而并非理性思考后的结果。因此,一些表面上声称还没有做出投票决定的选民,其实在内心深处已经决定了自己的无意识的投票倾向。
 
这项研究对于美国的政治家们意义重大,要想在那些投票率接近的“摇摆州”赢得选举,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也许就是公开宣布支持当地的一支球队,而奥巴马的举措再次佐证了这个观点。

在2012年奥巴马和罗姆尼的大选中,奥巴马在白宫为上个赛季WNBA总冠军明尼苏达山猫队举行欢迎仪式,他说山猫队为明尼苏达带来了久违的荣誉。根据当时盖洛普公司民调结果显示,奥巴马和罗姆尼在12个“摇摆州”的支持率分别为48%和46%,成胶着状态。按照竞选体育理论,如果一个州的球队能获得年度总冠军,那么现任总统的得票率最高可以增加2.30%~2.42%。奥巴马力捧明尼苏达州冠军球队,拉票的目的不言而喻。最终结果也如奥巴马所愿,他获得了包括明尼苏达州在内的8个摇摆州支持,对最后选举的胜利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美国总统大选一向喜欢依靠体育上位

虽然罗姆尼在2012年美国大选中落败,但是他同样依靠体育上位,成功涉足政界,最终才能有机会和奥巴马同台竞争。
 
在当初竞选参议员失败后不久,罗姆尼赶上了盐湖城冬奥会的契机。2002年,盐湖城奥运会组委会面临3.79亿美元预算缺口,不得不紧缩赛事规模以应付财务危机。因申办奥运会传出的行贿丑闻,组委会主席Frank Joklik及副手被迫辞职。

由于出众的管理才能,在犹他州商界的推荐下,1999年2月11日,罗姆尼临危受命,被聘为奥运会组委会主席和CEO。他接管了因腐败丑闻而债台高筑的盐湖城冬奥会筹备工作,大幅改组了组委会,增加筹款,削减开支。这是9·11事件之后的第一个奥运会,罗姆尼不仅帮助组委会顺利度过了“9·11”恐怖袭击后冬奥会的安保危机,还弥补了其5亿美元的财务亏空,罗姆尼为此支付了3亿美元的保安经费。不计其他拨款来源的2亿美元保安费,本届奥运会最终取得1亿美元的盈余,把盐湖城冬奥会打造成公认的“史上第一冬奥会”。盐湖城冬奥会还创造了一项惊人的记录——公共拨款仅占18%,美国上次举行1980年普莱西特湖冬奥会时,这个数字则是50%。

时间再往前追溯100年,不论是大选还是日常,美国总统们始终把体育和自己联系在一起。
 
运动员出身的西奥多·罗斯福被称为“美国最硬汉总统”,他让美国在1904年首次获得奥运会举办权,当时,罗斯福希望能将奥林匹克精神引入美国,让年轻一代增加竞争精神和“阳刚之气”。同样,他本人也是竞技和对抗型体育项目的狂热追求者,包括拳击,摔跤等奥运项目一直都是他的最爱。一个最著名的段子是,在担任纽约州长期间,罗斯福听说美国拳击中等重量级冠军在纽约的阿尔伯尼训练时,罗斯福立即让人找到此人并让他到州长官邸对自己进行每周3~4次的专业训练。

如果说罗斯福总统是将奥运会主办权首次引入美国的第一人的话,那么里根真正利用体育以及奥运会的影响力帮助自己赢得总统大选。
 
20世纪80年代,美国社会针对越战的质疑和焦虑业已经逝去,取而代之的是罗纳德·里根总统任职期间充盈的有力、繁荣景象。在奥运会前接见美国队的吹风会上,总统又想起他经典的荧幕形象,一语双关鼓励国家队队员“为吉佩赢一次”。(在1940年的电影《克努特·罗克尼》中,他饰演橄榄球队员吉佩。吉佩在因病离世前说过一句激励队友的台词“为吉佩赢一次!”,鼓舞了全队的士气,从此以后吉佩也成为里根的绰号。)

里根上台后美国经济低迷,他和多位总统都曾在多次演讲中引用过这句话。这既成为了里根最标志性的口头禅,也成了美国俚语中激励斗志的常用语。
 
不仅如此,里根现身奥运会开幕式,通过电视转播亲自为奥运会揭幕,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参加奥运会开幕式的总统。当时里根的两天奥运之行不仅加速了冷战的结束,也结束了美国总统向来“对奥运冷淡”的历史。

正是由于里根在洛杉矶奥运会期间出色的公众表现,以及洛杉矶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他征服了美国民众,在大选50个州中的49个州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首个出国参加奥运会的小布什、每年NCAA“疯狂三月”场边的奥巴马、借助洛杉矶奥运会赢得胜利的里根,都在使用体育的优势帮助自己赢得政治立场。甚至是有可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的希拉里。而川普,却再次任性地和体育“划清界限”。

希拉里在体育界砸钱做广告


两个月前的里约奥运会上,希拉里-克林顿为了获得政治优势,在奥运会比赛转播间隙耗费1300万美元进行广告投放。与之相反,川普一条大选广告都没发。

川普的做法和四年前共和党提名人罗姆尼的做法大相径庭。根据坎塔尔媒体的政治广告追踪数据显示,当年本来就捉襟见肘的罗姆尼为了追平奥巴马在伦敦奥运会三周期间花的广告费,硬着头皮凑了1800万美元投放广告。相比之下川普几乎没有任何动作,尽管他在一些选举关键州也投了电视广告,但奥运会广告并没有入他的法眼。

在奥运会三周比赛期间,希拉里团队在NBC全国电视网投入了800万美元、在NBC下属有线电视台Bravo、USA和MSNBC投了110万美元、在佛罗里达等关键州的NBC附属地方电视台共投入了450万美元。

这些广告中贬损川普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希拉里其中一支播放率超高的广告就是截取了川普参加深夜脱口秀的片段。在片段里,主持人举着印着川普头像的衬衫和领带,指出衬衫实际是在中国和孟加拉国生产的而不是美国。川普无言以对,只得难为情地笑。广告随后以“他把工作岗位外包给12个国家”作结,借此挖苦川普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

尽管希拉里和川普都和奥运会扯不上什么关系,且奥运会广告花费高昂,但总统候选人有什么理由放弃在这么高收视率的平台上展现自己的机会呢?

而在里约奥运会刚刚结束之后,据NBC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希拉里的支持率领先了川普10个百分点,为51%对41%,看似不可撼动。但是在奥运会至第一次电视辩论之前,如果计入第三方候选人,川普已经以43%支持率领先于41%的希拉里。经过川普一系列作死体育圈地能力升级,让希拉里进一步把自己的支持率优势扩大13个百分点。 
 
川普作死体育圈,到底会不会影响大选最终结果,还需各位看官自己体会。
 
小码哥只能送上NBA快船队贾马尔·克劳福德的一句话:“一想到他有机会当选总统就吓坏我了。”


声明:本文转自有马体育,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体育,这次真的杀死川普!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