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从中超领头羊到降级中乙:青岛,一座足球城的叹息…

数年前,青岛中能仍是中超前六的球队,而3年后,他们便跌至中乙。青岛中能,真的如众人所认为,因“卖人”而饱尝降级之苦吗?他们又该如何重新竖起足球这面旗帜?

2016-10-17 10:00 来源:体坛周报 文/肖良志 0 75647



禹唐体育注:

2016中甲联赛还剩最后一轮,但对于青岛中能来说,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救火”教练殷铁生无力回天,中能在第29轮联赛与北京北控1比1打平,这意味着,他们将提前一轮降级。不过数年前,青岛中能仍是中超前六的球队,而3年后,他们便跌至中乙。青岛中能,真的如众人所认为,因“卖人”而饱尝降级之苦吗?他们又该如何重新竖起足球这面旗帜?


我知道,青岛中能老板乔伟光此刻的心底,就像是一锅沸腾的油泼在里面,痛彻骨髓,却一句难言。

 

我知道,面对降入乙级这样巨大的灾难,乔伟光必须在五雷轰顶般的痛苦中承受下来。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选择的路,不管结果如何,都要走完。

 

降入乙级,这是青岛中能式的崩盘与坠落,这是青岛这座足球城的悲哀与叹息。缘来不拒,情去难留,任何的指责、谩骂、羞辱都已经无济于事。

 

在这样的时刻,就像是国足的境遇一样,总会有人跳出来历数青岛中能所谓的罪状,落井下石的同时恨不得让青岛中能陷入更大的万劫不复境地。就像国足一样,很多人的言论都是世态炎凉的佐证。这种情况下,没有必要悲天悯人,没有必要不满和解释。


重要的,是通过这样的灾难,痛定思痛,不破不立,真正与时俱进,建立符合现实的现代化、专业化、合理化的俱乐部管理体制和运营机制,用制度约束,以专业治理,做到科学决策,才能重新竖起青岛中能这面旗帜。

 

有时候,灾难未必就仅仅是坏事。因为,灾难可以让人成长,但愿这次降级的灾难,能够让青岛中能重生。


关于降级的责任


这有些老套,甚至是总结任何事件和案例的套路。但是,却必须做之,无处可逃。

 

关于2013年青岛中能从中超降级,不再赘述。过去的一页,能不翻就不要再翻,否则,翻起的灰尘会迷了双眼。过去的创伤也不要再去缝补,因为,每一次的缝补都会重新经历钻心的疼痛。

 

2016赛季的降级,和2013年如出一辙:1、青岛中能集团高层和俱乐部管理层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俱乐部的管理和球队的运营方向上出现重大偏差,当球队早已有了断崖式滑坡的时候,没有及时作出科学合理的决策;2、2013年和2016赛季,两次换帅的时机都大错特错;3、没有充分预估到资金方面的影响,没有做好足够多的应对各种危局的预案;4、球员的职业素养和责任心不够,最关键的时刻,没有为自己赖以生存的队伍倾尽全力。

 

每一个环节上的失误,都加速了青岛中能的灭亡。

 

在这个过程之中,青岛中能集团的高层和俱乐部的管理层,没有建立可行性强的制度牢笼,该用制度的时候动了感情,该动感情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处理,让球队缺乏足够的稳定性;没有建立专业化的技术团队和保障团队,在诸多细节的处理上出现了重大偏差。

 

相比其他环节和其他人的责任,青岛中能集团的高层和俱乐部管理层要负主要责任。在降级这个离奇而又不得不面对的窘迫时刻,青岛中能集团的高层和俱乐部管理层必须进行最为严厉的自查自纠。在今后坚决继续搞足球的前提下,必须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必须找出自己的问题,必须能够解决好这些问题。

 

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换一种能够带来新生的活法。


卖人没错,非连续降级的主因


当青岛中能降入乙级之后,很多人又开始把责任推到青岛中能大肆卖人上,称青岛中能就是为了卖钱,促成了众多球员的出走。实际上,持有这些论调的人,根本就没有人跟踪这支球队,也没有深入到这家俱乐部,更不了解球员和俱乐部的合同状况,就做出了这些不切实际的结论。


当年姜宁的出走,其实和2013年的降级无关。姜宁的转会费也不是众多报道中的1400万,更不是什么标王。姜宁当年的转会费也就在700万左右,为什么卖掉姜宁?是因为姜宁多次找到俱乐部和集团高层,言辞恳切,希望自己能够到一个更高的平台,取得更多的荣誉,使自己的职业生涯不要有太多的遗憾。

 

相信只要是有大义的俱乐部老板,都不可能硬性把姜宁留下来。在这一点上,当初为乔伟光以及青岛中能的做法叫好,不能到了现在降级的时候,就把当初的决定看作是罪魁祸首。

 

至于郑龙,在还剩6个月就成为自由身、打死都不可能和青岛中能续约的前提下,在转会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背景下,试问有哪个老板还会把郑龙强留在俱乐部?假设郑龙真的再被强行留下几个月,青岛中能在2013年就一定能够保级吗?

 

我看未必。因为,我的观点是青岛中能每一次降级非球员因素,而是决策失误。


刘健的问题,大家都清楚了。他不是被卖的,而是“自由身”走人的。刘健走后,青岛中能因为“假合同”被中国足协罚款40万元、扣除7分。至今,青岛中能上诉的两个官司还没有结果,中国足协也始终给不出“备案合同为什么被篡改”的答案。一地鸡毛,是刘健转会的写照,和青岛中能卖不卖他无关。

 

邹正的转会和郑龙一样。在还剩一年合同的前提下,邹正提出转会,态度坚决。为了表示自己非转会不可,邹正和他的经纪人将一纸诉状递交到了中国足协,他在书面陈述中表示,自从2010年之后,他再也没有和任何俱乐部签订过工作合同,希望中国足协判他为自由身,能够去新俱乐部工作。


问题是,邹正自己附上的工作合同却是2011年签订的,这和他书面陈述的2010年之后再也没有和任何俱乐部签订工作合同有着明显的出入。他还提出青岛中能拖欠他的工作奖金,希望中国足协以此判他为自由身。青岛中能出具了他的合同以及发给他工资奖金的证据,最终邹正撤诉。

 

在这样的背景下,当事球员还能全身心投入到母队的备战和比赛吗?世界上有几个这样职业的球员?这种情况下,哪家俱乐部会不卖邹正?

 

最终,广州恒大付给青岛中能2500万,外加一名年轻队员。

 

后来的宋文杰、刘震理、宋龙,每个人的转会都事出有因,都是合同还剩一年的情况下提出转会,而且绝对不会再和青岛中能续约。对此,青岛中能高层何尝不痛苦不纠结。一方面是球员希望去更高的平台,追求更高的荣誉和更好的待遇;一方面是青岛中能自己也需要有人为球队的前途打拼;还有合同方面的短板,最终会让俱乐部人去财空鸡飞蛋打。


最后的决定,是成全球员,也让自己获利。放眼整个足坛,有几家俱乐部的老板不会选择这样的决定?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是青岛中能主动卖掉的,都是被动无奈地放手。

 

因为,在一个游戏规则相对完善、游戏过程比较透明的领域里,合同已经成为球员和俱乐部博弈的最大筹码。在这个筹码面前,即使豪门,很多时候也不得不认栽。

 

即使如此,和其他中甲球队对比一下,以青岛中能的班底,真的就是保级球队,真的就要降级吗?

 

所以,我的结论,球员不是青岛中能降级的主要因素。


如何重新竖起足球这面旗帜


在这种灾难的时刻,所谓的一切精神、勇气、智慧、尊严都可能匍匐在地。在这个谁都可以肆意侮辱常识、随意扭曲逻辑、肆意践踏最起码道德的荒谬时代,任何的落井下石和雪上加霜都不可避免。

 

我始终认为,中国足球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不错局面,完全仰仗我们目前的52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和职业球队。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付出,中国足球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他们其实就是众多媒体的衣食父母,是各路媒体人的生命线。


所以,对于任何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任何一个投资人,我都会给予应有的尊重。当然,这种尊重,不会让自己失却客观,不会让自己幸灾乐祸,不会让自己失去批评的勇气和批判的锋芒。如此,才能看得准确。

 

对于青岛中能而言,足球无疑是他们的旗帜。正是因为足球,青岛中能从一个中小型的民营企业,成长为家喻户晓的知名品牌。正是因为足球这面旗帜,让青岛中能在其他商家面前多了亲切感和信任感。也正是因为足球,让青岛中能的发展多了一双真正的翅膀。

 

说白了,足球,可以实实在在提升青岛中能的品牌价值,也可以建立青岛中能更具吸引力的形象。在这一点上,广州恒大一样。他们从广州的品牌企业,逐渐成为全国性的几乎妇孺皆知的著名企业,足球同样功不可没。

 

所以说,想要继续搞足球的青岛中能,必须重新竖起这面旗帜。而且,必须比以往更有凝聚力和感召力,才能让青岛中能集团获得更好的品牌形象和更大的发展。

 

从现在开始,青岛中能必须丢掉此前所有不切实际抑或得寸进尺的幻想,用真正的规律和共识重建队伍,重组俱乐部,重新将旗帜插上更高级别联赛的高地。

 

和所有俱乐部共勉。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4年从中超领头羊到降级中乙:青岛,一座足球城的叹息…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