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竞技成了高校专业,这个行业的黄金时代要来了吗?

本月初,教育部一纸《关于做好2017年高等职业学校拟招生专业申报工作的通知》再次将电子竞技推上了社会关注的焦点。

2016-10-12 10:00 来源:知乎日报 文/战术大米 0 61825



禹唐体育注:

本月初,教育部一纸《关于做好 2017 年高等职业学校拟招生专业申报工作的通知》再次将电子竞技推上了社会关注的焦点。


在这则来自中国教育界最权威部门的通知中,「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赫然出现在了 2016 年的 13 个增补专业中,并将在 2017 年正式施行。


电子竞技进入高校课堂似乎已成定局,微博上不少大 V 纷纷声称中国电竞即将迎来崛起,笔者身边也有很多人表示生错了年代,恨不能进入相关专业深造,出来后为国争光,抗韩灭美。


然而,这一切真的有那么美好吗?


电子竞技正在逐渐被主流社会认可?


遥想十年前,电子竞技还被和网瘾挂在一起,是许多家长和老师眼中的洪水猛兽,甚至直到现在,还存在着山东临沂网戒中心这样耸人听闻的地方。


电子竞技早在 2003 就已经被国家体育总局批准,成为我国正式开展的第 99 个体育项目,但其并没有收获与其他体育项目一样的待遇,作为一种有着项目更迭速度快等特点的新兴项目,中国老一辈电子竞技职业选手退役后的现状远没有传统体育项目运动员那样光鲜。


中国早期电竞的代表人物,退役后在一些游戏公司从事海外拓展等工作的亚洲枪神孟阳就曾经表示「我是一个典型退役失败的人」,而名气更大的人皇 SKY 也在刚刚满 30 岁时就退居幕后,利用自己的人脉和影响力转型创业。


事实上中国早期大部分电竞选手相对这两位来说名气更小,退役后的选择面也更窄,大多数人的生存现状还远远赶不上孟阳。


长久以来中国电竞选手的生存状态都和整个产业一样,看似光鲜,实则前途未卜,有苦自知。


但这种情况在最近几年似乎正在逐步得到缓解,随着八零后九零后一代人逐渐成为社会中流砥柱,伴着电子竞技长大的他们有了更多话语权和消费能力,电竞产业也得到了跳跃式发展。


尤其在最近几年,随着各界逐渐认识到电子竞技蕴含的巨大蛋糕,各色资本开始积极介入,这个有着上千亿广阔市场的新兴产业开始逐渐被唤醒。


2015 年中国电子竞技行业整体市场规模达到了 269.1 亿元,较 2014 年增长 18.9%。其中,电子竞技赛事收入 3.1 亿元,俱乐部、直播平台电子竞技衍生收入 20.7 亿元,电子竞技游戏收入 245.3 亿元,分别较 2014 年增长 143%、137%和 13%。而根据现在电竞产业的发展势头来看,这个数字在最近几年内还会继续上涨。


从本月初《人民日报》就 Wings 夺冠一事发文为电竞正名,到电竞奥运会在里约举办,再到教育部开设电子竞技专业,这一个月间电子竞技占领了好几次各大游戏站的头条,而最近,锡林郭勒职业学院更是开办了国内第一个电子竞技学院。


一切似乎都已经踏上了正轨,曾经被唾弃为「电子鸦片」的电竞终于为自己正名。


然而这些真的像看上去那样无限坦途吗?在一片唱好声的现在,笔者可能要不合时宜的给大家浇上一盆冷水。


事实上,这一切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美好


首先要纠正大家认知中的一个误区,「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并不是教你怎么去打游戏,此专业的研究方向是「以电子竞技为主的相关文化」。其主要目的是培养诸如裁判、教练、导播等电竞行业相关的从业人员。


就如同体育院校培养的并非全是运动员,作为国内第一个相关专业,名字上挂着「管理」二字的「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成立目标也并非是为了培养职业选手,其更多还是为了培养和电子竞技相关的复合型人才。


况且就算是目前的职业电竞选手,日常生活和训练也不是一个片面的「打游戏」能概括的。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主任丁东就表示,「教育部此次将该专业放置在高等职业教育体系中,且从管理学角度进行设置,强调了电竞的游戏属性,并与其他体育运动项目一样进行规范。」,其中「管理」与「规范」两个词不容忽视。


所以我们首先要明确一点,「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的建立对培养职业电竞选手并没有直接的帮助。


就像酒店管理专业之于餐饮业,房屋管理专业之于房地产业,电竞管理专业也不能对国内电子竞技现状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国内电竞孱弱的根本问题不在于体制,也无关模式,更不是因为选手素质太低,其根本原因还是过低的社会认同度。


在中国大部分家长眼中,打电竞几乎可以和差生、网瘾、坏孩子、没本事等负面词汇画上等号,而这种认知并不会因为电竞所创造的产值,或是电竞选手和主播的收入发生改变,君不见《英雄联盟》的王者照样需要接受杨教授的「电疗」。


和电竞选手相比,传统运动员受到的学校教育恐怕并没有多上多少,更遑论文化素质有极大差距,同样是脱离学校和课本进行训练,但他们退役后的境遇却大相径庭。


传统体育项目运动员退役后可以收获社会的尊敬,再不济也不会被街坊邻居戳着脊梁骨嘲讽一事无成。


而电竞选手如果在现役时没有收获名气和奖杯,他们的归路恐怕只能是没有名气的小主播甚至是落魄网管。


现今许多选手被抨击功利心重,只认钱,也和这种差异化对待脱不开关系,既然通过打比赛很难收获足够的社会认同和地位,那何不趁还没过气赶快去做一些有「钱途」的工作。


正是社会认同感低造成了电竞选手对未来没有信心,急功近利的生存状态,进一步推动整个行业养成了如今的风气和氛围。


了解了这些以后再让我们转头来看看锡林郭勒职业学院国内首个开放招生的电竞专业,这所学校所开办的电竞专业从学历上来说属于中专,学制为两年制。


而这张招生简章中最显眼的一点就是免试入学,且招生范围宽松到只要属于 30 岁以下就可以入学。没有任何考试和专业素质需求,任何人交够学费都可以直接入学,区区两年时间里笔者很难想像一所新建成的学院能为电竞产业培养出综合素质几何的专业人员。


而当两年后首批学生面临毕业,电竞这个并不算大的圈子是否认同他们的学习成果也还是未知数。


电子竞技专业成立后势必要面临的几个问题


即使不去针对这个风头正热的电竞中专,而是探究整个电子竞技高等教育的前景,我们也还是面临着诸多不可回避的困难。


其中最根本的一个问题就是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相比最基础的一个特点:高速的项目更迭。


和依托于实体器材进行的传统体育项目不同,电竞的主要载体是电子游戏这种更新换代速度极快的「第九艺术」。


传统的足球篮球恐怕经过十几年也不会发生大的变化,但电子竞技则不同,再火的游戏都有热度褪去的一天,一款游戏的生存周期很难超过 10 年。


随着各种新作的冲击和技术的进步,玩家们关注的产品会不断更迭,热门的电竞项目也会随之改变,而这一点,恰恰是电子竞技教育要面临的最大挑战。


试想一下,一个怀揣着电竞梦的少年在校园里辛辛苦苦学了几年《英雄联盟》等 MOBA 游戏相关知识和战术经验,但跨出校门时人们却已经开始关注《CF2》,《英雄联盟》已经成为昨日黄花,想必那位少年彼时的心情肯定是无比复杂的。


也可能正是为了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国内首个电竞专业才将重点放到了管理层面,不过即便如此,游戏产品更迭所带来的冲击依然不可能完全避免。


除了这个不容忽视的先天缺陷以外,教什么和谁来教也是开设相关专业的院校马上就要面临的一个问题。


电子竞技作为一个 2000 年以后才开始在中国出现的新兴行业,市面上根本没有可以用作教材的相关书籍。


况且电竞不比传统体育项目,其有着分支项目多、更新换代快等特点,业内并没有通用且完整的职业与项目规范,即使现编教材恐怕也很难找到有足够资格的业内专家。


而作为知识传播者的教师对于电子竞技来说也是一个盲点,与上面的原因类似,面对一个快速发展的朝阳产业,谁也不能保证今天在学校教的东西在学生毕业后还能适用。


况且如今国内有名气的电竞选手有着直播、开店等更多收益更高的选择,恐怕大部分学校都出不起能让他们常驻学校教学的价格。


所以说想要开设电子竞技相关专业的院校在办学最基础的两点上都很难满足产业的需求,学生们能在学校学到的可以长期应用的技能大概也只有在传统行业同样适用的管理方面了。


电子竞技需要走的路还很远


电子竞技被官方承认确实是一件值得奔走相告的好事,但鉴于电竞的特殊性和长期以来形成的主流社会氛围,期望官方这些举动能直接推动电子竞技进入飞速发展的黄金时期依然还是痴人说梦。


当然,和十年前相比,国内的电竞环境和发展已经有了极大的提升,而官方设立「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也代表着对电子竞技产业的肯定和支持。


但不论什么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尽管相关专业的出现有利于电子竞技形成一套更完整健康的产业链。但电竞想要真正被主流社会认可,获得和传统体育同等的待遇要走的路还很长。


一个新兴产业的崛起离不开相关从业人员和爱好者前仆后继的努力,与其去盲目乐观的欢呼「电子竞技的黄金时代来了」,不如先脚踏实地做好今天的训练,组织好明天的比赛。


相信随着国家支持力度的加大和一批又一批人的努力,电子竞技选手终有一天能自豪的在各个场合说出自己的身份,并收获为国争光应有的荣耀。


本文转载自知乎日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电子竞技成了高校专业,这个行业的黄金时代要来了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