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冰球的深入了解——冰与乒之“鸽”

为什么是冰球?这项运动是如何而来,现状怎样?在加拿大,除了冰球,还有其他体育项目能在中加之间“建立愉快的联系”吗?

2016-10-11 14:00 来源:广州日报 记者/邬恺山 0 38273



体育运动,到底有什么意义?一百多年前,有一个小女孩曾经这样问自己的父亲。


这位名唤蕾妮的小姑娘体弱多病,竟然早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后来,她的父亲一手推动并创办了奥林匹克运动,他的名字叫做顾拜旦。这位“奥林匹克之父”在他著名的《体育颂》里面回答了女儿的问题:体育,首先当然是生命的动力,而除此之外,它还是和平的信鸽,能“在各民族之间建立愉快的联系”。


最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加拿大,其间专门前往“蒙特利尔加拿大人”冰球队的主场贝尔中心参观。中国驻加拿大大使罗照辉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之为“冰球外交”,认为这必将大大促进中加之间的文体和民间交流。


可是,为什么是冰球?这项运动是如何而来,现状怎样?在加拿大,除了冰球,还有其他体育项目能在中加之间“建立愉快的联系”吗?


冰球的前世今生


最近几天的多伦多,街头充满浓郁的冰球气息,到处都可以看见“2016冰球世界杯”的宣传海报。2016年恰逢多伦多枫叶队100周年纪念(虚岁)和NHL(国家冰球联盟)诞生100周年(虚岁),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时隔12年重新启动代表冰球最高水平的世界杯可谓恰到好处。当地时间9月29日晚上,本届世界杯决赛第二回合在冰球圣地——加航中心进行,加拿大队在最后时刻上演疯狂逆转,连续两回合击败欧洲联队,成功加冕。


这场大战开始之前的那个下午,走在加航中心球馆附近,隔几步路就会碰到正在兜售球票的“黄牛”,决赛的入场券已经被炒到了两百多加元(约合人民币一千多元),而且还是“山顶”的位置。据当地媒体报道称,本届世界杯售出了超过90%的门票,场均到场观众在1.8万人以上。对于这项“冰上勇敢者的游戏”,这个枫叶国度有着近乎痴迷的热情。


就在距离加航中心5分钟路程的地方,原本的枫叶花园改成了“冰球名人堂”,记录着冰球在加拿大出现,然后走向世界的百年沧桑。

关于冰球这项运动的起源,“冰球名人堂”里是这样描述的:


“如果说,只要是蹬着冰刀、挥舞木棍或者木棒在冰面上击打木球或者其他物件,类似的活动最终孕育出了冰球这个项目的话,那么早在16世纪的欧洲,就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娱乐方式’。而在北美,也有传说称这里的原住民很早就有在冰上打球的习惯。”


“而如果把条件再放宽一点——只要是用木棒击球,就算不是在冰上进行也行的话,那我们还要再往前追溯几千年,美索不达米亚人就曾经玩过这样的游戏。”


“当然也有人会说,上面这些都不算,真正的冰球是要由两支球队事先商量好比赛规则,并在特定的场地内相互竞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1875年3月3日在蒙特利尔有记录可寻的一场比赛应该就是一切的开端了。”


11年以后,第一次有组织的冰球联赛于1886年在加拿大境内诞生。自此,冰球运动迅速盛行起来。时至今日,NHL已经成为全球最顶级的职业冰球联赛,同时也是北美四大职业联赛之一,其整体市值2015年度达到151.5亿美元。目前,NHL拥有30支球队,在注册的所有球员中,有8人收入达到千万美元级别,其中最高的是匹兹堡企鹅队当家球星西德尼·克罗斯比(Sydney Crosby),2015年年收入1650万美元。


正如BBC在2006年拍摄的一部纪录片片名《冰球——一个民族的历史》,这项正式诞生于加拿大的运动,贯穿并见证了整个加拿大民族发展的百年历程,堪称是塑造该民族性格的运动之根,有鉴于此,总理李克强出访蒙特利尔给一场冰球比赛开球,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中国冰球由冷转热


事实上,不仅仅是加拿大,今年以来,中国与俄罗斯、捷克、芬兰等许多国家都在冰球方面达成了合作意向,俄罗斯总统普京更是在访华期间专门与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出席北京昆仑鸿星队加入大陆冰球联盟(KHL)的协议签署仪式,如此高规格的礼遇,在中外体育交流历史上实属罕见。


KHL包括22个俄罗斯俱乐部,另外还有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拉脱维亚、斯洛伐克、克罗地亚和芬兰。而中国俱乐部将成为加盟的第7支外国球队,为争夺加加林杯而战。据悉,如今效力于圣彼得堡队的明星卡瓦尔丘克有可能成为中国队队长。他是KHL联赛最贵的球员,年薪1030万美元。而著名演员英达的儿子、此前一直在北美训练和比赛的英如镝也在自己18岁生日的当天与昆仑鸿星签下了为期两年的职业合同,成为正式进军世界顶级职业冰球联赛的第一个中国人。


此前,2015年北美冰球职业联盟选秀大会,中国小球员宋安东在第6轮总第172顺位被纽约岛人队选中,成为首位登上北美冰球职业联盟选秀榜的中国人。尽管他现在还打不上NHL,但毫无疑问,沉寂多年的中国冰球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中国体育产业之父、原中体产业集团董事长魏纪中表示,伴随着北京申办2022冬奥会成功,国家提出3亿人上冰雪的目标以及中国体育产业未来可达5万亿产值的发展潜力等多重因素的叠加,使得冰球这一冬季运动中最受关注、影响力最大的项目在中国已经出现了由冷转热的迹象。


问题是,到了2022年,中国能有一支属于自己的高水平的冰球队伍吗?


我国冰球运动的历史如果从1927年出版的《跑冰术》一书(有《跑冰球戏》规则证明国人从事冰球运动)算起,至今不足一百年的历史。据有案可查的记录,最早是1935年在北平举行的第1届华北冰上运动表演会上,第1次举行了冰球比赛。而新中国成立之后,从1953年全国首届冰上运动会的召开到现在,我国冰球运动走过了63年发展道路。其间,也曾有获得1986年第一届亚洲冬运会金牌的高光时刻。


然而,就目前的状况而言,中国男冰排在全世界第34名的落后位置,距离东道主排名进前20就可能自动拥有奥运会入场券的规则还差14名。这个距离需要在短短的6年内赶上,任务的确艰巨。


国内冰球发展存在困境


有数据显示,近5年来,参与冰球运动的人以每年30%至40%的速度增长。仅在北京,过去5年注册的运动员就已经从400多人增长到2123人,其中80%是10岁以下的孩子。对此,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佟立新评价道,“在业余冰上项目的发展中,冰球算是走在了前列”。而这与“大城市的家庭视野开阔”不无关系。“家长们大多希望子女掌握一项国际主流运动技能,所以愿意掏钱让孩子打冰球,这是市场需求决定的。”


不过,尽管冰球在国内的发展蒸蒸日上,但背后仍存在不少困境。首先,打冰球花费不菲,一套普通冰球装备1.5万元左右,一节训练课费用200元至300元,一年下来,中国家长为孩子打冰球要掏出至少四五万元。


其次,“冰球在国内上升空间狭窄”,从3岁开始学冰球的孩子大多在12岁小学毕业之后,就渐渐从冰球馆里消失了。目前,冰球既不能为这些面临升学压力的孩子提供如田径、乒乓球等加分体育项目带来的升学优势,也缺乏完善的职业冰球培训体系。如果选择职业化道路,会发现国内甚至没有好的职业比赛可打。因为目前国内成人冰球领域最大的联赛是中、日、韩等9支球队参与的亚洲冰球联赛,国内只有来自齐齐哈尔的一支冰球队的职业选手可以参加。国家队队员的选拔主要面向专业的体校,通常不会考虑那些在商业俱乐部业余学冰球的孩子。


“升学和进入职业队,这是国外少年冰球选手的两个上升通道,但这两个通道在国内都不通畅。”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冰球部部长余天德忧虑地表示,“除非家庭有能力把他们送出国,否则,再有天赋和能力的孩子,最终也很难在冰球领域有出路。”


在北京冰球协会副秘书长石峻铭看来,冰球发展还面临其他现实问题,如训练场馆少,且多分布在郊区。此外,优秀教练员匮乏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小运动员水平的快速提高。“目前全国只有哈尔滨、齐齐哈尔、佳木斯3支专业冰球队,相当一部分队员计划退役后当教练。尽管如此,高水平教练员仍供不应求。”


还有不到6年,北京冬奥会就将举行,中国冰球的起航虽然有些晚了,但毕竟还没有让机会溜走,更何况,中国冰球的发展目标绝不只是参加一次冬奥会这么简单,但如何统筹规划,令中国冰球真正崛起,留待我们思考和完成的课题仍然有太多。


加拿大“冰”=中国“乒”


有意思的是,当加拿大的国球冰球在中国寻找拓展机会的同时,中国的国球乒乓球也在加拿大扩大着影响力。在2016冰球世界杯决赛第二回合进行的同一天,一项国际乒乓球邀请赛也在多伦多万锦市拉开了帷幕。


这项赛事由加拿大华人乒乓球协会主办、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与广州轻工工贸集团协办,并由广州双鱼体育用品集团有限公司冠名,共吸引了来自中国、加拿大、美国、墨西哥、巴西、秘鲁、克罗地亚、乌克兰等10个国家与地区的运动员参赛,总奖金超过25万元人民币。


尽管中国队并没有派出张继科、刘诗雯等一线主力,但由方博、周雨、武杨、李晓丹等组成的队伍在当地依然受到热捧。


多年前从中国香港移民到多伦多的财叔告诉记者,在北美大陆,孩子们从小接触的是篮球、橄榄球、棒球和冰球,他的儿子也不例外,不过在长大以后,工作越来越忙,倒是对这些身体接触剧烈的运动渐渐失去了参与的动力,于是,闲暇时候约人打打乒乓球越来越成为一种风尚。


在“我的乒球俱乐部”,创始人赵先生介绍说,“我们俱乐部目前有2047个会员,其中一半以上保持着活跃的状态。他们每年都很乐意掏四五百加元来这里打球。”在这两千多个乒乓球爱好者里面,有四成是华人,六成是当地的“洋人”,年龄在18岁以下的占了30%~40%。


目前,乒乓球在加拿大推广的方向是要打造成“最佳室内运动”的概念。这也得到了中国乒乓球界的大力支持,不仅国乒派出男女队员参加这种邀请性质的比赛,据加拿大华人乒协会长冯典兴介绍,该协会成立10年来也是首次全面获得国内乒乓球器材著名品牌广州双鱼的冠名与赞助。以往他们只能用外国品牌的球台和球,这次整个赛场20多张球台全部来自家乡名牌。5年前,北美加拿大的乒乓球器材装备市场还是属于某个日本品牌,如今,双鱼已占据了加拿大乒乓球球衣市场份额的70%~80%,球拍市场的60%~70%。单单是在“我的乒球俱乐部”这一个销售终端,双鱼每个月就能卖出60张~100张球台。在这个过程中,商家赚了钱,乒乓球运动得到了推广,可以说是达到了双赢的局面。这几年,打乒乓球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大多数用的还是家乡品牌,对此当地华侨华人感到非常光荣与自豪。


乒乓球就像“信鸽”一样,在中加之间传递着情谊。加拿大华人乒协位于多伦多大区华人比例占50%以上的万锦市。比赛结束当晚,组办方摆80围筵席,邀请近千名嘉宾,其中包括加拿大国会议员、部长和各方政要名流。万锦市市长薛家平甚至登上舞台先后用普通话和粤语献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和《上海滩》两首中文名曲。对于当地的华侨华人来说,乒乓球不仅是海外同胞社交沟通、团结一心的联系纽带,更是融入当地主流社会、扩大华人影响力的有效平台。在这里,乒乓球与冰球一样,已经超越了体育竞技的领域,而具有了更深层次的意义。


声明:本文转自广州日报 记者/邬恺山,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冰与乒之“鸽”——双赢的游戏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