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宁是郭德纲给国安球迷派发的福利?

当谈到“国安计划出售60%股份是不是没钱了”时,罗宁显然是把他那段拿手的压轴剧目进行了扩编,又添置了一些笑料包袱在里边,“你要说国安没钱,那是骗人。中信七万亿的资产,还有比国安更有钱的吗?”

2016-10-05 10:00 来源:有马体育 文/郑晓蔚 0 64787


赛季初和赛季末通常都是国安名誉董事长罗宁的相声巡演时间。


赛季初他是捧哏:“今年争取双冠。我们更看重争夺二字的重要意义,即便拿了冠军,我们第二年还是要继续说争冠军。”

一旦包袱没抖响国安演砸了,赛季末他就成了逗哏:“能做的工作都做了,就差我上去踢了。当然我身体不行了,年龄也不允许。”

赛季巡演结束前,罗大董事长会以一出“单口吹牛逼相声”压轴:“千万别和中信比有钱,那真比不了。”在观众“吁(嘘)”的长叹里,一个赛季就在哄笑中结束鸟。


今天我们又看到了相声巨腕儿的专访——这不,一个赛季又要结束了嘛。


当谈到“国安计划出售60%股份是不是没钱了”时,罗宁显然是把他那段拿手的压轴剧目进行了扩编,又添置了一些笑料包袱在里边,“你要说国安没钱,那是骗人。中信七万亿的资产,还有比国安更有钱的吗?”

我觉得罗宁非常擅长用蛮横得近乎说笑的说辞,来遮掩逻辑上的硬伤,试图把自己和球迷一道蒙混过去。比如,当我们在谈论一个人“有钱”时,我们谈论的,其实是他的消费能力而不是他的账面余额。当一个人置身奢侈店能够做到“买买买”时,我们就会认为他“有钱”;而当一个人兜里揣着一千万面对热情迎上来的奢侈品店员摆手“不不不”时,我们依然会认为他是个“穷逼”。有钱人应该是拥有一张刷爆一千万消费积分的购物卡,而不是一张被冻结了一千万人民币的银行卡。


罗宁的语言风格就是如此:用翻着花样刻薄俏皮的语言来吸引受众的注意力,从而使人放松对其逻辑内在联系的“警惕与盯防”。他说的道理乍听上去挺唬人的,很像那么回事,但实则经不起推敲。

比如罗宁昨天在谈到“为何钱拨不下来”时给出的理由是:“我们是央企,在系统内有一套管理制度,我们花钱得有程序、有规矩。”而在谈到“为何与乐视掰了”时他给出的理由则是:“人家困难,之前谈得非常好,白纸黑字合同都写着,但就是没有钱,我们也没办法。”

这就令人搞不明白了:贵公司这么正规的大央企,白纸黑字合同放着,你最后告诉我你没有办法收账?那乐视是不是得宣告破产?
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甭管是谁,哪怕是跟中信签了书面合同都可以随时赖掉?反正你拿他没辙。

国安罗宁让我想起一个人来——德云社郭德纲。都样是口活儿好,说理儿少的横主儿。


比如在斥责昔日弟子曹云金的长文中,很多需要讲道理的地方,郭德纲都笑着糊弄了过去。当谈到“为什么不给曹云金拍电影的劳务费”时,郭这么解释:“小金(据说家谱要收回“云”字,所以喊他小金))说得很好:我又不是跟你打江山,凭什么不给钱!孩子说的有骨气,就是稍微有点晚。十年前拍戏时就应该拍着胸脯这么说,让我惭愧无地,然后灰溜溜地换别的孩子演。”


郭德纲的意思是:你当时怎么没种说,有胆说了我就换人演,想演的人多了去了,我不给钱怎么着啦?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流氓逻辑。

常识告诉我们:一旦有人动用流氓逻辑或者强盗逻辑,那就是理亏了并且也不准备讲理了。


罗宁和郭德纲还有一点极为相似,那就是“永远伟光正,正反他有理”。


郭德纲是从不从自身找原因的横主:徒弟出走,那是背叛,是“悖逆人伦”,是寡廉鲜耻,但他对徒弟刻薄寡恩,自己吃肉徒弟连汤都不给喝的做法却绝口不提;代言藏秘排油虚假广告,他挺着个大肚腩要求央视和工商局药监局先行道歉,却不肯承认自己代言不慎误导伤害了消费者;郭德纲徒弟殴打记者,他夸奖“打人者是英雄,记者是妓女”,却不回应别墅是否侵占了公共绿地。

罗宁同样是绝不会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妥之处的。搞不来超级外援,他这么解释:“穆里奇我们和他接触过,但主教练说快的球员在队里没位置。劳尔我们今年一切都谈好了,但教练坚决不要,他来以后听谁的啊?”潜台词是:超级外援都想来,但我们都不要。


而挖不来内援,他也有一套说辞:“曾经有球队要挖我们的球员出价1亿,我都没敢去还价,我怕我喊两个亿,如果人家真的掏钱买人呢,那我不成为罪人了吗?”潜台词是:光是挽留内援就很不容易了,你还指望我去挖人?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贵公司能够吸引来超一流的劳尔,怎么会留不住不入流的本土球员呢?
当谈到国安业绩逐年下滑,罗宁说:“虽然我们不是冠军,但是我觉得我们比冠军还荣幸还光荣。我们认为在我们自己心里头,我们就是冠军。”

对此无力吐槽,罗总高兴就好。


罗宁在这个岗位其实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做:不用花钱,反正央企根本不让花钱;不用谈合作,反正谈好了对方也会赖账;不用买大牌,反正大牌根本不能适应国安战术;不用夺冠,反正国安是冠军,不是冠军也胜似冠军。


这种蛮横的神逻辑,让我想到2007年郭德纲跟自己在天津的“师父”杨志刚开撕的事。后者说收到了曹云金的恐吓信,郭德纲否认恐吓信存在,说徒弟们都是“嫉恶如仇”,能当面打人骂人不会背后恐吓。


等一下!嫉恶如仇就能当面打人骂人?


你们德云社的彪悍我们不懂啊喂!


更有趣的是,罗郭两人气性还都很大。面对退役后宣称为国安扛了很多事的张帅,罗宁不屑道:“他爱干嘛干嘛。”这跟郭德纲“缘来不拒,情走不留”简直是异曲同工。


我们愈发有理由相信,罗宁是德云社给国安球迷派发的福利,艺名本唤作罗云宁。

郭德纲说了:你无耻的样子,颇有我当年的风范。

而且我们几乎可以想象到,说不定即将会有这样的小道消息传出:罗云宁本可以在德云社谋个监管财务的董事长职务,但他死心眼儿,说什么“德云社是央企,在系统内有一套管理制度,我们花钱得有程序、有规矩。”

于是,被喜欢当家做主的郭师父给放逐了。


声明:本文转自有马体育,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罗宁是郭德纲给国安球迷派发的福利,艺名唤作罗云宁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