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奋剂豁免制度存漏洞 奥运会真的干净吗?

俄罗斯黑客组织“奇幻熊”日前入侵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运动员数据库,并将一些运动员的私人医疗信息公开,许多国际知名运动员使用禁药的事实也随之曝光。

2016-09-22 14:00 来源:快评社 0 41751



俄罗斯黑客组织“奇幻熊(Fancy Bear)”日前入侵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World Anti-Doping Agency)的运动员数据库,并将一些运动员的私人医疗信息公开,许多国际知名运动员使用禁药的事实也随之曝光。俄罗斯黑客的行动,显而易见是对俄罗斯田径运动员被禁止参加里约奥运会以及残奥代表团被禁止参加里约残奥会的报复。为什么这些运动员被允许使用禁药,为什么这些信息很少为人所知,真的就是西方国家的“双重标准”吗?

  

出于人道目的的兴奋剂豁免

  

从9月13日开始,俄罗斯黑客组织“奇幻熊”三次公布了从WADA数据库所获得的运动员医疗信息,绝大部分是英美运动员,而且不乏一些世界名将,如美国的威廉姆斯姐妹、美国女子体操名将西蒙•拜尔斯等。9月17日,第三篇名单更是直接涉及到刚刚结束的里约奥运会,而随后英国反兴奋剂组织首脑尼科尔•萨普斯泰德承认,有53名参加里约奥运会的英国运动员的用药信息被窃取。一个代表团多达五分之一的运动员都是“带病上场”,外界难免疑虑。

  

虽然这些运动员都使用过禁药,但是却是合法合规地使用,因为他们都获得了“治疗用药豁免许可”。所谓“治疗用药豁免许可”,即指各体育运动协会及各国反兴奋剂机构可以根据经过审核的运动员医疗需要,出具同意运动员使用某种特定药物的许可。由于一些疾病治疗药物当中含有兴奋剂成分,而运动员因病必须用药则需要向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申请,在获得许可的情况,按照规定剂量使用,而且必须在兴奋剂检测时提供WADA出具的用药许可。

  

中国反兴奋剂中心负责人赵健在接受北青报采访时称,反兴奋剂规程规定,如果医生开具处方,运动员就可以以治疗为目的,服用在违禁药物名单上的任何药物。“比如胰岛素是禁药,得了糖尿病的运动员就可以使用;比如治疗哮喘的药物,比如打封闭,都是禁药。运动员如果为了治病、手术,都是可以用的。”赵健说。

  

具体的申请程序也并不复杂,先通过所属国际单项协会询问豁免用药流程,由医生填写申请表,并附上相关文件,参赛前30天提交给相关反兴奋剂机构。

  

制度不透明留下巨大漏洞

  

如果不是黑客公布,或许公众并不清楚会有如此多的运动员因病使用禁药,但有医疗界人士质疑媒体是“小题大做”,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医生、知名自媒体人“烧伤超人阿宝”发微博,称大肆炒作美国运动员获得禁药豁免权的事情,其实非常无知。这种质疑不仅低估了媒体的专业,同时也高估了一些医生的操守。

  

尽管是处于人道目的,但是从申请流程上看,能否获得用药许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医生的处方,而且申请的同时并不接受其他第三方医疗机构的身体检查,完全依赖运动员医生的判断。另外西方世界比较注重个人隐私,而医疗信息恰好有属于隐私中的隐私,所以外界根本不清楚运动员自身是否真的必须服用这些禁药。

  

不透明加上只依靠运动员医生的判断,这给兴奋剂豁免制度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漏洞,也就是说,运动员只要能够找到愿意违背执业准则的医生人士,就可以借此申请到用药许可。黑客公布的运动员当中,美国网球运动员,里约奥运会女子双打冠军得主比丹妮•玛迪克-辛特斯的经历或许就能说明这个漏洞的存在。

  

比丹妮•玛迪克-辛特斯曾经向国际网球联合会申请治疗用药豁免权,要求使用温和的类固醇药物氢化可的松治疗肾上腺功能不全。但是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撤销了这一申请,最终比丹妮•玛迪克-辛特斯上诉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最终否决了玛迪克-辛特斯的要求。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现,她本人医疗状况的医生说明明显缺乏专业知识。

  

给比丹妮•玛迪克-辛特斯开药的是埃里克•塞拉诺医生,曾表示他和“数千名使用类固醇的运动员”共事过。和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合作共事的内分泌学家艾伦• 罗葛博士批评了塞拉诺医生的诊断,他强调说,正确的诊断是一切豁免权得以批准的前提条件。

  

不能对漏洞视而不见

  

尽管媒体被医疗人士指责“无知”,但是如此大面积的运动员都身患疾病,并且都是需要使用禁药的疾病,这不由得不让人怀疑是否所有被允许使用禁药用于医疗用途的运动员都真的患有疾病。曾领导调查俄罗斯兴奋剂事件的加拿大知名法律专家兼体育律师麦克拉伦称,豁免权所允许的药物,很可能遭到滥用。

  

比如说治疗多动症的药物,是很普遍的一种可以申请豁免权的药物。但是多动症多发与儿童时期,而且患病率3%~7%,男女比为4~9:1。所以如果在运动员群体当中多动症患病率过高,理应引起相关反兴奋剂机构的注意。而不应该是现在这样,仅仅处于人道,就对可能存在的漏洞视而不见。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理应有自己的独立的医疗核查团队,避免出现诊断不专业或者虚假诊断的情况出现,导致不该服药的运动员服用禁药。

  

俄罗斯黑客的行动固然会造成俄罗斯体育界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之间信任重建出现波折,但是也向世界揭露了反兴奋剂工作当中不为人的一角。反兴奋剂不能仅仅封堵技术上的漏洞,而忽视制度上的漏洞,因为不管真病还是假病,使用禁药客观上都有利于运动员提升成绩,而且身体健康的运动员甚至不知道与自己对抗的,并且战胜的自己的是一名“身残志坚”的运动员病人。以往大家认为,反兴奋剂工作是猫捉老鼠的行为,抓到的是运气太差,没抓到的是技术过硬。


在兴奋剂技术上,西方国家远超发展中国家,而在利用规则上,西方国家的运动员又会比发展中国家更加驾轻就熟。在俄罗斯兴奋剂风波之时,舆论曾讨论过,体育竞技是不是可以放开兴奋剂,不再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了,但现在看来,体育场上这些“带病上阵”的运动员们纷纷斩金夺银,为什么不干脆举办一场“病人”奥运会呢,大家都有病,大家都用药,看看谁家制药技术更过硬了。


声明:本文转自快评社,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兴奋剂豁免制度存漏洞 奥运会真的干净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