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足输了球赛,而央视输了版权?

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全媒体版权被乐视体育握在手中,央视仅获得了乐视分销的十场中国男足比赛的电视转播权。新媒体分销版权给央视,这是在从前是难以想象的光景。

2016-09-02 12:12 来源:亿欧网 文/池源 0 48252


2016年9月1日,国足迎来与韩国队的12强赛第一战,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全媒体版权被乐视体育握在手中,央视仅获得了乐视分销的十场中国男足比赛的电视转播权。新媒体分销版权给央视,这是在从前是难以想象的光景。


2016年9月1日,中国男足开始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的征程,首战客场挑战劲敌韩国队,在上半场丢球气势大跌的情况下,下半场3分钟内连进两球以2-3惜败给韩国队。


而在另一块赛场,国内媒体对于12强赛转播版权的竞争也尘埃落定。独享12强赛大陆地区全媒体版权的乐视体育将国足全部十场比赛的电视版权分销给了中央电视台,基本方案是在传统电视渠道由央视播出国足的全部比赛,在新媒体渠道乐视体育免费直播国足比赛,同时将非国足比赛纳入付费会员场次。


新媒体分销版权给央视,而且央视得到的仅仅是国足的十场比赛的电视版权,不包括非国足比赛,也不包括CNTV渠道,整个过程,央视从分销版权到获得别人分销的版权,角色的转变就好比由“地主”变成“佃户”。


新媒体的崛起让央视这个传统垄断者目前的处境有些尴尬。


版权争夺节节败退


央视在12强赛转播中陷入被动的前因是乐视体育在2015年10月,以1.1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2017-2020年亚足联旗下所有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全媒体版权和信号制作权,其中就包括此次的12强赛。彼时中国男足在世预赛亚洲区小组赛深陷泥潭,出线前景暗淡。乐视体育当时的出价带有一丝“赌博”的性质,当2016年3月29日国足惊险地搭上12强赛的末班车时,乐视无疑成为“赌局”的大赢家。


2014年,“46号文件”的发布拉开了体育产业高速发展的序幕,文件中明确“创新市场运行机制,推进赛事举办权、赛事转播权、运动员转会权、无形资产开发等具备交易条件的资源公平、公正、公开流转。按市场原则确立体育赛事转播收益分配机制,促进多方参与主体共同发展”这一方向,伴随国内人民消费升级的趋势,头部赛事的版权价格随着购买方的不断竞购水涨船高。看见大潮袭来的各新媒体平台借势而起,推动版权争夺进入白热化,作为传统电视台垄断者的央视则逐步丧失着主动权。


2015年10月,体奥动力击败了包括央视在内的众多竞争对手,以5年80亿人民币的天价获得了2016-2020年中超联赛的全媒体版权和信号制作权。竞价失败的央视只能通过向体奥动力购买版权来播出中超联赛。


而在此之前,体奥动力在2015年4月就曾击败央视获得未来四年中国之队系列比赛的公共信号制作和媒体版权,代价是一年7000万人民币。


2015年8月,PPTV聚力宣布获得2015-2020年西甲联赛中国地区五年的独家全媒体版权,价格为2.5亿欧元。而央视由于与PPTV之间未就转播权价格达成一致,从上赛季开始央视就放弃转播拥有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两支超级强队的西甲联赛。


不仅如此,英超联赛在2015-2016赛季时隔12年重返央视,也是央视在无缘西甲、遭遇新媒体围剿的情况下,才与拥有大陆地区英超版权的新英体育“妥协”。新英体育从2010年便获得大陆地区英超联赛的全媒体版权,并在2012年完成了与英超联盟的续约,转播合同将会持续到2019年。


人才流失雪上加霜


如果说一步步丢失版权阵地对央视来说犹如剜肉的话,那么近年来内部人才的流失则更可能伤筋动骨,特别是当这些人才都流入到新媒体公司的时候。


现任乐视体育副董事长马国力,曾经是中央电视台体育中心主任。在2005年离开央视之后先后担任BOB(北京奥运会转播公司)首席运营官、盈方中国首席执行官及总裁,2016年4月在雷振剑的邀请下正式就职乐视体育。


前央视著名解说员、《足球之夜》节目主持人刘建宏在2014年8月离开中央电视台,进入乐视体育担任首席内容官。


同样有过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经历的敖铭,在辗转新浪、搜狐、加油中国社区和微赛体育等公司后,也于2016年5月加入了乐视体育,担任副总裁和总编辑。


前《天下足球》节目主持人、著名解说员段暄在2015年11月离开了央视,加盟了王思聪旗下的香蕉计划体育公司,并出任CEO。


另一位前央视足球解说员申方剑,也在2015年8月离职加盟PPTV聚力,依旧从事解说工作,据称年薪高达400万元。


而曾经在《天下足球》以及足球大赛担任幕后配音工作的王涛,在2014年离开央视后自己创立了北半球传媒,并担任CEO。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媒体,央视并没有束手就擒。在刚刚结束的里约奥运会上,手握独家版权的央视在大会开幕前17天才突然决定进行分销,而这个版权比电视延迟了30分钟播放,且分销标价高达1亿人民币。最终腾讯和阿里两大土豪一掷千金,央视既赚到了版权费又使一众新媒体有苦难言。


除此之外,在今年夏天的欧洲杯的转播中,央视没有进行任何的版权分销,最终创造了平均收视份额2.28%,累计3.9亿观众观看的收视成绩。同时也极大地带动了央视旗下新媒体平台的推广:从6月11日至7月11日,央视网欧洲杯相关直点播合计独立访问用户4.57亿人,央视影音客户端新增1309万下载量,日均活跃用户达到559.8万。


对于央视而言,一时被新媒体抢了风头并不会动摇其江湖地位。根据广电总局发布的《关于改进体育比赛广播电视报道和转播工作的通知》,重大的国际体育比赛,包括奥运会、亚运会和世界杯足球赛(包括预选赛),在我国境内的电视转播权统一由中央电视台负责谈判与购买,其他电台电视台不得直接购买。这些重大赛事的顶级资源所产生的传播度和受众范围远不是中超、英超等赛事能够比拟的。


同时,央视作为国内不可置疑的传播范围最广、影响力最大的平台,对于一般的赛事版权,即使在竞价中折戟,赛事运营方和版权拥有者为了赛事的推广的商业利益也不太可能会拒绝央视分销转播权的要求。


而央视要接受的现实则是:不会再有人免费把比赛送上门求播出,优质的赛事版权要花钱抢才可能得到,也有可能抢不到。


声明:本文转自亿欧网,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男足输了球赛,而央视输了版权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