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足球赛事能为主办国带来什么?

举办大型足球赛事真的能为主办国带来可观的收益吗?这样的赛事会不会沦为赔本赚吆喝的买卖呢?

2016-08-26 18:00 来源:禹唐体育 0 60079



禹唐体育注:

国际性的足球赛事能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像足协世界杯这样的大型赛事,可以为主办国带来几百万游客,产生几十亿的额外消费。那么,举办大型足球赛事真的能为主办国带来可观的收益吗?这样的赛事会不会沦为赔本赚吆喝的买卖呢?

 

假设一个主办国的经济主要依赖酒店业、餐饮和体育商场维持。如果它突然主办了一场世界杯或联合会杯,那么可以预见,该国的经济结构会出现重大改变。统计数据表明,2014年世界杯期间,巴西迎来了100万到370万名游客。每位游客都需要当地提供餐饮住宿服务,许多人还会购买特许商品,支持自己喜爱的球队。

 

在这样简单的经济体制下,餐饮服务就需要扩展空间,酒店业要购买更多相关用品,体育商场也要上架更多特许经营产品。届时,主办国就会推出最新的项目,雇佣更多的人力。而随着游客的到来,许多资金也流入主办国。根据经济学基本理论,更多消费会刺激就业,就业提升后会创造更多收入,而更多收入反过来又会带动消费和投资。

 

出于以上考虑,许多人认为,在世界杯到来前和赛事期间,主办国的经济就已经迎来了增长。毕竟,新开发的工程建设需要雇佣更多工人,而工人工资所得又会用于消费。但事实上,这都是误解,因为真相往往更加残酷。


 


所以,在看到主办大型足球赛事的益处的同时,也要考虑投入产出比的因素。其中,政府投入就是需要纳入考虑的第一个因素。因为,无论主办足球赛事、奥运会,还是其他体育赛事,许多主办国都会做出许多额外的投入。据一些经济学家估算,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额外花费为90亿美元。2006年德国世界杯花费达到120亿美元。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投入则大约为50亿美元。

 

如果政府投入过多,一场大型赛事可能立即变为一场负收益的投资。例如,研究表明,2010年世界杯上,南非政府大约为每位游客花费了1.3万美元,远远超过了游客的平均消费。这可能造成股权投资市场萧条等一系列消极影响,尤其是在欠发达国家,政府负债、信贷压缩和基础设施薄弱问题还很严峻。

 

从以往的案例来看,主办一场世界杯,国际足联往往是最大的赢家。比如说,在南非世界杯上,国际足联通过销售电视转播协议获得24亿美元的收益,通过分销市场营销权益获得10.7亿美元。这些收入都直接归入国际足联的账户,而不会给主办国政府。


 


不过,国际足联表示,他们组织世界杯花费了12亿美元,最终70%的收益也用于组织小型赛事和全球足球发展项目。比如说,其中一项市长足球倡议项目叫“赢在非洲”,主要针对非洲低收入家庭的儿童。也就是说,世界杯是一场有输有赢的赛事,无论是在赛场上,还是在商业方面。

 

对主办国来说,除了考虑经济因素,还要考虑许多其他因素,比如说:政府对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多少?政府投入造成赤字扩大或赋税增加了吗?其他行业的资本成本有没有因此提高?对私企有没有产生消极影响?政府在主办赛事时,有没有出现浪费、低效,甚至是腐败现象?

 

足球赛事不是突然到来的。等到2018年6月,第21届国际足联世界杯举办时,任何一位当地人都不会感到惊讶。因为,早在2010年,世界杯举办地已经确定选在俄罗斯。当其他国家的球迷大量涌入时,俄国企业也不会感到惊讶。同样,主办城市的行政管理人员也会做好准备迎接一切,直到比赛结束,消费者们渐渐散去。

 

据媒体此前的报道,普京为了办好2018年世界杯,计划投入200亿美元。而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俄罗斯更是砸下了惊人的510亿美元。“索契对俄国是一场经济灾难。”世界杯与奥运会经济学方面的业内专家安德鲁·津巴利斯特说。


 


他认为,重大体育赛事不会给纳税人带来什么好处。比如说,表面光鲜的基础设施建设可能只是为了方便临时游客,而满足不了当地居民的长期需求。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1500多万俄国人还处于贫困线以下。

 

而为了符合国际足联的严格要求,俄罗斯11座主办城市中,每座城市都要有一座场馆。修建场馆需要大量投入,大约需要2亿到8亿美元。但是,评论家们怀疑世界杯结束后,这些场馆到底有多大用处。在足球氛围浓厚的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修建场馆还算说得通。可是,在东部城市叶卡捷琳堡修建场馆,其长远效益就没那么明显了。

 

根据国际足联的要求,叶卡捷琳堡要将原本2.7万人容量的场馆,扩展到可容纳4.3万人。在2018年世界杯期间,各国游客到访一个月后,这些设施可能就无法充分利用了。毕竟,当地足球俱乐部Ural Yekaterinburg的赛季上座率也就只有1.3万左右。

 

不过,也有研究表明,只要能把国际赛事带到家门口,许多俄国人是不在乎投入多少的。伦敦经济学院的Szymanski研究了主办大型赛事前后俄国城市的幸福指数。

 

“在赛事前后,人们的幸福感显然达到了峰值。世界杯就显得更明显了,”他说,“虽然这种幸福感非常短暂,但是俄国人是期待主办世界杯的。”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本文为禹唐体育原创,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