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结束,“直播+体育”的模式能否持续?

从直播效果来讲,体育明星带来的流量效应与明星网红别无二致。但“直播+体育”有没有可能为直播平台带来新的商业模式?

2016-08-24 15:22 来源:界面 文/王付娇 0 33789


乒乓球运动员张继科回国一下飞机,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在花椒上直播自己的行程。中国乒乓球队此次里约奥运获得4金2银,而张继科拿下团体金牌与男单银牌的好成绩,深受粉丝喜爱。大家在平台上发言说“欢迎科科回家”。



花椒借此攒足了人气,高调宣布要在20日晚9点做一个更正式的直播,结果却因人气过高,花椒平台直接宕机。


8月17日,全民TV抢来刚刚占据热搜榜的游泳运动员秦凯、何姿,直播国家跳水队的日常。人气最高峰时,同时在线人数达到90多万,跳水队的吴敏霞、陈若琳等纷纷助阵。



“洪荒之力”少女傅园慧的直播数据更吓人。据映客提供的一组数据:傅园慧的直播共有1085万人观看,大大超过影星刘涛之前在映客直播时的223万。在1个小时中,傅园慧收到了318万的“映票”,按照10:1的折算比例,折合成人民币约32万元。傅园慧的映客粉丝直接涨到147万。


这些都是明星做直播的典型案例。2016年8月22日,里约奥运会正式闭幕。在这届奥运盛会中,人们第一次通过直播一窥运动员的私人生活。各家直播平台也倾尽所能,在这场体育明星直播大战中争抢资源。


同样抢到傅园慧的还有一直播, 8月17日,有媒体评价这次傅园慧在一直播平台上的效果,“不是傅爷第一次直播,却是最精彩的一次”。


与之前最大的不同是,此次直播引进了主持人李静与她互动,由非常静距离的团队提供策划。直播内容质量高、金句不断。原先直播被吐槽最多的主持人缺乏、内容特色不够鲜明的弊病在这次的精心策划下得到改善。


结果明显好于映客:此次直播持续约1小时,当日直播视频累计围观次数3697万,获得点赞数量达6680.4万,累计收到打赏金额132,844元。



一直播联合创始人雷涛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一直播的最大优势就是依托微博平台,并且能够与一下科技的其他产品(小咖秀、秒拍)产生协同效应。傅园慧最早爆红视频就是在秒拍传出来的,贾乃亮在小咖秀上的模仿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这里两款视频产品刚好弥补了直播类产品不易于传播的缺点。


但雷涛认为,体育明星直播只能给平台带来热点,“一系列的优质内容,才可能对平台产生实质影响。”


“一系列优质内容”意味着,在傅园慧直播下面,一直播放的是探访王宝强美国豪宅的一个主播区。因地理位置优势和独家资源,70多分钟的直播马上冲到了5000万的流量高地。


人们不常把体育明星称为“网红”。但从直播效果来讲,他们带来的流量效应与明星网红别无二致。“很多行业大V的直播、网红直播、体育明星直播,都同时聚集在我们平台上。只有平台覆盖到了足够多的热点,才能对用户产生足够强的吸引力。”这是雷涛的逻辑,即并没有把体育垂直领域作为平台发展的一大战略。


映客则不认同这一观点。在今年6月份的一次公开演讲中,映客CEO奉佑生在总结映客做对了哪些事儿时尤其强调,“直播+体育,是行业的接口。”他尤其感谢欧文和韦德。


6月某一天凌晨6点,韦德开了映客上来直播,把映客的用户吓了一跳。因为没有任何预告,也没有其它营销方式,他直接上来了,这给粉丝带来了惊喜感。这是在体育明星上和粉丝拉近距离的方式,韦德也希望他退役后能在中国积累更多粉丝。


6月14日,足球巨星迈克尔·欧文与蒋劲夫等一大波男神做客映客,7月13日,网球天后李娜也挺着大肚子上映客直播;篮球巨人姚明、跳水冠军吴敏霞等明星也都纷纷参与了映客的直播。甚至中国跳水队的教练们在出征奥运前也在映客上亮了相。


在明星直播、娱乐直播成为直播界主阵地之后,映客早已经把体育行业列成了市场细分项。


除了映客和一直播,很多体育明星也开始尝试长期进驻直播平台。比如章鱼TV拥有包括前国脚徐亮、台球女皇付小芳等体育明星。在美特训的中国男篮运动员孙悦也在熊猫TV打篮球。为了拿到第一手直播资源,熊猫TV和斗鱼甚至直接派了主播去里约现场。


一些没有抢到体育明星的直播平台只好打起了擦边球。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在直播表示,目前还没有和奥运相关的专题策划。“一方面没有掌握一手资源,没有太大优势;二也有版权方面的顾虑。不过在直播平台是以泛社交为主,主播+粉丝讨论奥运相关话题是主要内容。”


由于直播平台的加入,今年奥运会已经有了诸多改变。人们看到了运动员赛场之外的一面,因此能够不再单纯地以赛场表现评判一个人,从而间接导致“唯金牌论”的风气比往年下降很多。


《纽约时报》认为,现年20岁的傅园慧对自己的成绩表现出了不只是一般的高兴,她欣喜若狂的表情让人看到中国奥林匹克运动罕见的一面,她的出现改变了中国长期以来盲目追求金牌的状况。尽管傅园慧未能登上奥运会最高领奖台上,但是她在得知自己取得个人最好成绩时,那种毫无掩饰的快乐却赢得了人们的广泛共鸣。


但体育毕竟有竞技属性。成绩的好坏会直接影响运动员的商业价值,这将给直播平台带来不确定性。如果运动员要实现个人品牌的商业变现,必须依赖持续稳定的成绩输出,而不是在各大直播平台上的活跃度。


最近,直播平台的消息不断。8月15日,斗鱼获得凤凰资本、腾讯领投的15亿C轮融资,截止现在斗鱼今年累计募资超过20亿人民币;YY发生重大人事变动:雷军暂时辞去公司董事会主席职务,由李学凌接任。


未来,“直播+体育”模式也有可能为直播平台带来新的商业模式。体育明星加入了直播平台,可能带动体育产业链条的品牌商也开始进入直播行业与体育明星参与品牌植入与分成。


比如,全民TV曾签下斯蒂芬·马布里(Stephon Marbury)作为主播。他不仅直播了在纽约拍电影的情况,还一起参与了一场卖鞋子的商业直播。


声明:本文转自界面,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奥运会结束了 “网红”傅园慧们参与的“直播+体育”模式能否持续?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