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子竞技的当下与未来,来看看电竞行业峰会上的电竞人怎么说

上周末,中国电子竞技行业峰会正式举办,伐木累创始人周豪、狂战创始人伍声、香蕉游戏副总裁曹迪、Imbatv BBC、VG俱乐部CEO陆文俊、腾讯互娱营销总监Bobby等业内人士均有做主题分享或圆桌讨论

2016-08-23 08:35 来源:36氪 文/Mihawk 0 89270


周末,由玩加赛事主办的中国电子竞技行业峰会在上海喜马拉雅中心举办,伐木累创始人周豪、狂战创始人伍声、香蕉游戏副总裁曹迪、Imbatv BBC、VG俱乐部CEO陆文俊、腾讯互娱营销总监Bobby等代表这届电竞人的业内人士均有做主题分享或圆桌讨论,36氪对其内容做梳理成此文,和大家一起聊聊火热的电子竞技。


电竞跟传统体育的最大的区别在于厂商“爸爸”


电竞于体育的区别在哪里是第一位分享者伐木累周豪的开场问题,他认为最大的区别在于电竞是有厂商的,而足球所代表的传统体育是没有厂商概念的。


电竞在国内十多年的发展是离不开厂商爸爸的,厂商主导下有两种模式,代表分别是暴雪和 Riot。暴雪是零售模式,它是需要不停的卖产品,要不停的开发好玩的游戏去玩,上一款游戏的生命周期可能会一定程度上成为下一款卖游戏的绊脚石。而Riot它是另一个模式,它到现在只推出了一款游戏,它需要将这款游戏的生命周期无限延长来盈利。


这两种模式也影响了中国电竞的格局,在暴雪2012年意识到了自己的“爸爸”身份,意识到游戏版权前,中国电竞处于非常开放的时代,那个时代有WCC,包括后来CGA和很多网站。抓住这个机会的是韩国,整个韩国的电竞圈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他有自己的俱乐部体系和自己的媒体体系。它就像现代足球的足联,把整个电竞做得非常完美。


但当时第三方在中国发展得并不是非常好,有各种各样的赛事,有各种各样的队伍,没有一个规范的体系,2011年到2016年来说,拳头把所有整个电竞体系打造得非常完整。拿赛事举例,中国地区有争霸赛,打完之后升级到腾讯的官方的主联赛,之后到世界的 S 系列,传播媒体也发生了变化,用户通过英雄联盟客户端获取想要的新闻。


这导致了很多的新闻媒体不掌握信息的技术,需要腾讯这个“爸爸”完成媒体的指标,俱乐部体系也是一样的,现在拳头、腾讯和所有的俱乐部都签订了相关的条例,不能随便参加任何第三方赛事。


“爸爸”都是一样的,他们的前期需要第三方培养市场,去帮他们做比赛,在他本身不够强大的情况下,希望有第三方的比赛曝光。但周豪并不认为有“爸爸”最后收割的存在不是坏事,足球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到了今天的体系,但Roit 用了五年的时间,现在已经有这样的体系了,说它的存在必然是一个好事。


周豪认为属于创业公司的机会再于厂商做不了的事情,比如说人、服务、内容,数据等方面,做官方无法抵达的点,他认为现在离电竞的成熟还非常远,在真正成熟之后留给我们的机会就不多了,在成熟之前还是有非常多的创业机会的。


玩家是电子竞技的核心



第二个分享的伍声2009认为玩家是电子游戏的生存的基本,他能抵达今天的成就,最简单的原因就是玩家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增长,玩家的基数就是现在电竞行业存在在这里的资本。


电竞未来会有更大的玩家群,今年手游、PC 游戏等游戏有超过500亿的市场流水,明显的变化就是大部分的游戏开始注重公平性,开始注重竞技的部分,玩家开始逐渐厌倦了花钱使人变得更强的游戏,这也是09认为电子竞技的玩家未来增长是必然的,这也是他看好这个行业的原因所在。


厂商“爸爸”确实是在电子竞技环节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会举办比赛,会确定游戏的走向,会确定游戏相关产业的格局,但真正使“爸爸”们推动这件事情,是因为这个有戏有了这么庞大的玩家群体。


有了玩家后,第二位的是服务,最早09是知名职业选手,一定要研究透这个游戏所有的细节,获得成绩,最早的出发点是打个好成绩有吹牛逼的资本,属于兴趣爱好驱动。那个时候的选手出了成绩也并不会有很好的生活。


改变发生在09第一次解说,在做解说的时候,他录开头就录了一个半小时,之前我的角色是打游戏被人看的人,你是被仰视的人,做解说的时候就变成提供服务的人了,就是玩家是“爸爸”,不管是暴雪也好、腾讯也好,他们所提供的全都是为这些玩家提供服务。跟其它行业不一样,电竞人在提供服务时,也在享受电竞带来的服务。


09现在提供主播第三方的服务,电竞相关的电商流水能有上亿,总体来讲这个领域可能做到两三亿、三四亿, 这个可能跟英雄联盟的流水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但也是其服务价值的体现。现在电竞玩家在增长,百花齐放,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服务和用户。


最后09分享的是文化,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吃饱穿暖之外,还需要存在感。

 游戏的玩家很多,比如说刚才UZI一千五百个人头或者OMG多少胜,都是给玩家看的,玩家会关注它一步一步是怎么走出来的,玩家会去关注选手,玩家会去关注主播。


王宝强他的事跟在座的大家可能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他承载了文化得到大量关注,电子竞技也是一样的,上一代人看戏出生,这一代是看比赛的,大家看王宝强会关注他的私生活,这一代玩家也会关注职业选手的私生活。


所以他认为这一届有这么多的玩家和服务,一定会形成文化,电竞不仅仅是输赢问题,就算体育也会看到郎平,他们的背后故事,如果到文化程度的话,玩家的社区会产生非常大的黏性。


电竞第三方赛事的未来之路


ImbaTV  BBC认为电竞赛事是电竞的基础,本届的TI比赛是DOTA比赛是完美的,没有套路之后带来的就是百花齐放,比赛的观赏性非常高,新技术也在不断加入,比如说现实增强的AR技术给玩家带来了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但之前不是这样的,第一个被大家记住的三大综合性赛事WCG,以RTS游戏为核心。韩国在“爸爸”不管的体系下,有了自己的联赛体系,当时他们SPL是韩国收视率最火的比赛,比同期国内赛事领先至少5年。


但现在WCG已经死掉了,变成了“爸爸”们的比赛了,腾讯英雄联盟的比赛是最紧的一家,相对来说暴雪是第二紧的一家,他们现在网易在中国也有联赛,不是说不允许第三方排斥其他的比赛,但是他们也做了时间跨度的安排,其他的比赛可以见缝插针的机会比较少一点,相对来说威慑的开放性更大一点,所以围绕DOTA2的第三方赛事会多一点。


第三方赛事,现在的生存状况和以前顶级的比赛会有一点像,首先他在游戏项目的选择上,会根据厂商的松紧度会做一个选择。但第三方赛事可以单独跟某一个直播平台合作,这也是内容提供方获取资金来源的方式或者方向。


由于爸爸们的存在,第三方的赛事主办方、执行方、厂商看起来可以玩的空间不是那么大,但是从市场的占比率来看,其实还有比较大的操作空间,可能只有站在游戏最顶上的领头羊,他对第三方的赛事亲密度会稍微差一点,第三位、第四位也会有很大的市场份额,包括新兴出来的游戏,也需要第三方来推动市场,这是非常好的介入机会。


电竞俱乐部的机遇与困扰


接下来,VG俱乐部CEO陆文俊、LGD俱乐部总经理杨舜华和Newbee俱乐部佟鑫就电竞俱乐部做了圆桌讨论。


相较于过去,电竞环境在转好


陆文俊:现在的俱乐部基本上是独立的IP,俱乐部所有的投资人在做资金上的支撑,要比十年前多很多。加上赛事都是第三方的赛事,职业俱乐部在管理上面的压力相对于现在并没有那么多。复杂的点在于早期电竞俱乐部的招商和其他事物,以前的成本可能只有现在的百万分之一,现在的一年开销都是千万级的。从资金上的角度来说,现在的环境会比以前好很多,但压力会更大。

 

佟鑫:早期的俱乐部来说运营成本其很低,选手也听话,但电竞环境很差,俱乐部老板会跑,有的赛事方办完一届目的达到了,还会把奖金一起带走,并没有给选手带来经济上的支持。  


杨舜华:三个字“活下去”,我们自己的商务去招商,去节省成本,能活到现在,或者是说其他的比赛中支撑起来,现在一年的开支到刚开始,已经达到了以前的30倍左右。  


俱乐部商业化以及未来的发展


陆文俊:广州恒大去年投入是12.5亿人民币,收入是2.5亿人民币,这十个亿的亏损来自于工资成本,其实恒大有衍生产品叫恒大冰泉,最主要的房产却有上千个亿的营业额。现在俱乐部是不赚钱的,我们要把俱乐部打造成 IP,VG 在做电竞综艺的娱乐节目和主播经纪。


这些东西的核心还是VG俱乐部,它是VG俱乐部核心的体现,让VG带出两个衍生品牌,带来利益的最大化,未来的电竞跟现在的传统体育比较相似,从自己的俱乐部扩展到其他的行业,俱乐部给其他行业带来的就是品牌价值的提升,这就是目前在做的,也是未来必须要做的。  


佟鑫:一个俱乐部的IP是俱乐部的核心,如何把现在所有的资源能够对接出来,打造一个超越体育明星的电竞明星,这是我们目前最主要的一项工作,而且现在电竞是处于高速发展的过程,很多俱乐部都是在摸索,比如一些品牌的重复,或者进化升华,我们俱乐部在运营的两年中也是在尝试。所以品牌化是蛮重要,包括像这一次DOTA2在世界拿到了冠军,都在向外界输出,也是蛮重要的窗口。所以我觉得现在俱乐部在品牌和文化输出这一块也是一个需要塑造的过程。


杨舜华:对我来说主要是从自身挖掘价值,就是迈步比较大的一步,一个是跟国内比较著名的厂商来合作,做的自己的队服和服装,之前队服的设计是LOL做的设计,它之前是学这个的,但是觉得如果有更专业的设计师让他们来做这样的合作,比如说做这种队服,带给粉丝更多好的感官体验这是很好的。


快销的产品是我们第一步,其实它在电子竞技有一段时间没有粘上标,然后我觉得对俱乐部整个的营收,可以借鉴传统行业的例子,就是转播的费用,还有自己的球衣的售卖。


关于俱乐部的运营问题,三位俱乐部老板都表示成绩是能成功的关键因素,所以建立完善的青训体系,跟粉丝保持距离非常有必要。


电竞生态的发展


腾讯互娱营销总监Bobby、伐木累创始人周豪、聚力传媒副总裁王浩、香蕉计划游戏传媒副总裁曹笛先生进行了电竞生态发展的圆桌讨论。


电竞是否形成了产业?


Bobby:现在整个电竞生态还是有很多问题,包括很多产业链的环节都没有赚钱。我觉得电竞是目前来说有很多的粉丝,无论是赛事有它固定的观看人群,也包括俱乐部,像WE有自己固定的粉丝群,包括明星选手、主播都有粉丝,我肯定的是电竞是很多人的爱好,但是是不是成为产业?还要认真的去看。


王浩:电竞是游戏的本身,他跟体育不一样的是游戏要连接到服务器上面,我对电竞的理解,它实际上是把游戏的竞争放大了的体现,实际上大家都希望获得胜利了。游戏几个最核心的欲望展现了人们竞争的欲望,电竞是站在这个角度去说的,他能成为独立的行业,跟本身的游戏,跟本身的产品是完全关联在一起的。


电竞作为一个行业来讲,但是它确实跟产业的上下游结合要比其他的体育可能更紧密一些,跟我们喜爱的篮球、足球,有一些组织会独立的做一下赛事,这是跟其他地方的区别。  


曹笛:电竞是现代年轻人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是现代年轻人寻找娱乐的途径,它是不是体育我倒是觉得无所谓。现在还不敢定义什么叫生态,但是从我这里理解上,至少我认为的电竞已经经过了宇宙大爆炸的时代,现在已经有了不同大大小小的星球,有的星球上已经有水了,有的星球上有树木了。


五六年前电竞行业只有媒体、厂商、俱乐部这几个角色,现在看我们的组织方是一家做数据的公司,大家做产业的人都知道,当这个行业的产业分工越来越明晰,越来越多的公司人都在当中找到自己的定位的时候,他的生态就在不断的发展,所以我认为电竞整体的发展已经到了百家争鸣的时期。  


厂商爸爸意味着什么?


曹迪:我一直认为现在是内容时代,那么为什么会变成厂商时代?是因为厂商是内容的源头,游戏的四支撑这个行业走到现在从最早的单机到现在,如果没有英雄联盟、没有暴雪谈什么竞技呀,所以我认为厂商时代并没有不好。他们投入了大量的经历使得行业可以存在,厂商很重要。


王浩:电竞目前的阶段它的核心玩法,难度比以前降低了,觉得现在了技术门槛降低了,游戏是移动端,所以使用用户玩起来的时长也降低,要求在日常短的时间内产生比较多的矛盾,它的玩法就出来了,所以现在参与的人就又多了。


周豪:我觉得厂商是有差异的,有的是以电竞作为借口或者工具来谋利的,我也遇到过有梦想的厂商,他们经历过那一段暴雪、魔兽,他们是想做成一款伟大的游戏,能够国产的电竞游戏,这种厂商非常欢迎,并不是说所有的厂商都是以利益为基础的。


比如RIOT,他可以用他很多利益中间的一部分树立这个生态区打造电竞,我觉得这个也是非常好的,所以厂商我认为也是分好坏的,这是我的想法。


Bobby:在我们看来电竞是内容产业,腾讯不光做游戏还做很多东西,我觉得如果是内容产业,现在是什么时代呢?我认为,现在是IP时代。谁有IP谁就有主导权,游戏的IP是属于开发商的,是属于把这里面人物、玩法给弄出来的。


比如,腾讯合作了火影它是动画,我们公司在做火影游戏当中,包括像整个行业做得比较好的,IP是他的,他可以来做,如果在内容产业谁拥有IP的产业谁就拥有最多的主导权,无论是厂商还是第三方,对我来说不光是一个游戏的厂商工作人员,我同事还是一名十九年电竞的参与者。


在我看来并不是在于谁来主导,而是在于谁来做正确的事情,我觉得就是说厂商把这个事情做好,花很多的精力,我觉得厂商来主导很多的东西没有问题,包括像我们一起做赛事花很多的钱,投入很多的经历,这个我们不是谋利的,这是为了创造更多的价值。


 如果说第三方,在这方面一起做好,其实腾讯来说,在这些年来越来越开放的,当然我们觉得努力把“蛋糕”做大的阶段,在慢慢的过程当中,如果有更好的合作伙伴来加入,甚至有些东西我们来分享,来一起玩,把“蛋糕”做大之后都可以,这是我们目前的规划。


直播对电竞意味着什么?


王浩:直播跟点播不一样,互动性很强。用户对于对情感产生的需要,促成了行业的发展,我们以前都是习惯从一个由上而下的媒体导向发展的方向在发展这个产业,媒体会把自己的上传下达,人与人的需求需要第一时间收到别人的反馈和互动,它首先从媒体的形态来讲,他是人情感需求的体现,所以直播一定会快速发展,我认为今天直播的形态还是初级的形态。


我认为直播的媒体属性还不强,更强的是娱乐性。从生意的角度来进,烧的是的钱呢?烧的是投资人的钱,那投资的人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所以我认为这个烧钱实际上是为这个产业的发展。


它如果带来整个流量的增长、用户的增加,带来用户在线的时长,我认为这个钱烧的就是值的,其实传统生意也好,我们所说的通过互联网的道理都是一样的,我认为直播是未来很有发展前景的,透到主题来讲,它对电竞是有很大的促进帮助的。


曹迪:当时听王总说的话我也有一点感想,如果担心直播也好,资本也好,会对电竞产生更大的负面影响,这是错的。


我们看体育,什么体育是最大众、最流行的?就看它的收视率,NBA、篮球,他们是靠电视传播的,直播一定为这个行业创造更大的媒体价值。


DOTA2又拿了冠军,900多万的美金,有一点担心这些小伙子会不会因此在自己财富极具增长的瞬间自爆了,我说该自爆的在那都会自爆,传统的体育明星面对的诱惑大得去的,面对诱惑控制才是应该面对的问题,不要因为这个行业的钱变多了而反而害怕了。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直播行业给了更多人,甚至不仅是单纯的电竞选手,真正站在顶端拿到奖杯的人很少,其他的人要靠什么追求自己的梦想,所以直播给了一个很好的途径,有什么不好的呢?这是我想说的。


周豪:我觉得这个问题分成两块来讲,第一个直播对于电竞的影响,第二个,资本对于电竞的影响,烧的是资本的钱或者投资人的钱,我先说直播。


俱乐部的角度来说,肯定是希望选手尽量少的做直播,直播百分之百会影响选手的状态,所以腾讯在做职业选手直播上面做了硬性的限制,是很好的。


第二个,资本对于电竞的影响,我觉得资本是非常重要的,它不仅是直播的资金,当然还有很多俱乐部的上市公司的一些影响资本在里面,就像滴滴打车给的补贴,其实他加快了互联网的进程,可能一年内就实现了所有人的手机这样很方便的订餐,打车。


对于电竞来说也是一样的,资本加快了进展。在资本伤亡之后必然会回归到一个正常的线条上,并不是说毁灭,不是毁灭性打击。所以电竞是最不耗钱的娱乐方式,我在家里看看比赛是非常好的,听起来说资本我觉得是个好事吧。


选手的待遇十倍以上的增长,他们完成可以不用退役做主播了,他们在这一块的话会留住一个非常黄金选手的生命周期,在待遇上会变得非常好,很多选手都没有太多退役的理由。对于新兴的游戏项目,有的主播的钱比较多,是电竞的生态体系没有建立完成,一般人来说,要建立生态是需要日积月累的,没有联盟和俱乐部的限制,这就是生态的宝贵性。


Bobby:对于直播我觉得也是一个不错的东西,包括自己也做过直播,我觉得直播是一种生活方式,直播其实小时候直播最初还是游戏直播开始,我当时我觉得给予我们很多打游戏的玩家创造了跟别人分享的机会,这个因为最初的时候,很多人直播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分享,一起互动、一起讨论。


我想既然是创造快乐的东西就是有价值的,包括直播,已经成为了一种新型的媒体跟生活方式,直播会越来越火,这是直播对电竞的影响,我觉得适当的直播也是支持的,我们要造星,我们要去获得更多的粉丝,我把直播当成一个俱乐部选手拓展粉丝的平台。


资本进步让我们能够请得起比较贵的外援,在未来呢,如果资本烧钱烧玩了,回归一个理性的状态,我们也是能接受的,为什么要跟体育学习呢?像NBA,除了其他的体育运动没有直播市场的,也不会说先等到烧钱烧完的那一刻能够越做越大。


到了那个环境之后也可以和俱乐部做分享,保持一个正常合理,现在的选手的薪水是不是应该和他的价值符合的,这个还是要再看的,我觉得到时候回归到一个合理的价格,我觉得也没有什么末日到了,就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所以我觉得也还好。 


电竞是走体育还是娱乐?


曹笛:首先自古文体不分家,你说体育明星都在娱乐圈混,娱乐圈在体育圈混的比较少,核心都是说它的内容是能够带动用户情绪,让用户在观看的过程中产生更多的喜怒哀乐,从这一逻辑上来说,我是认为首先电竞应该是属于不分家的方式去发展。


电竞算不算体育呢?我觉得足球、篮球传统的体育项目,也没跟现在日新月异的科技有很好的结合,它还是一个球在运作,那么未来的体育是不是会发生重大的转变呢?会和未来的科技实力产生更多的结合。


电竞是科技相关的对抗,它是程序化的一些东西再结合人的反馈,也许有一天带着高度科技感的新的项目会成为真正结合的好的方向,基于这样新的内容,有无数种塑造内容的方式,有高端的比赛、真人秀、综艺节目,它是一个整体,这是我想说的观点。


Bobby:我觉得我想说的是,在我看来电竞是场内体育场外娱乐,但比如说像周年庆,有COSPLAY,在体育专业的领域做娱乐化的尝试,如果它完全是纯娱乐的,它就不规属于纯粹意义上的电竞了,包括像奥运会,奥运会无论是羽毛球还是游泳,它都是非常专业的,不可能说游泳赛场上来个女团不可能吧。

但在场外或者其他方面有的话,也希望有轻松的环节给大家做一些休息,这是我的观点。


周豪:分类到体育也好,还是娱乐也好,其实我觉得它各方面都有些结合,有个词挺好的叫“泛娱乐”,我们没必要说它体育就按照体育方面去走,我发现玩电竞的人,很多有体育的选手也有些传统的明星,比如说周杰伦等等。


他不是一定就有这个套呢?就是定义娱乐的层次而已,就是电竞会走出一个自己的路来,我应该在摸索中各取所长嘛,好的地方也用到它,把它的东西做得最好。


王浩:我说一下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刚才几位嘉宾讲的都挺好,文体确实不分家的,它都是人类对情绪宣泄的需求,所以我说这两个方向可能以后会做节目、比赛会有它的倾向,有的比赛是专业性的,需要表现的是训练的艰苦、最后实现成果,有的就要偏娱乐性,打一场表演赛,这样也挺好,而且两个方向不矛盾。


现在所有文体类的节目都是相互之间检查的,都是要扩大整个影响的粉丝群体,第二个,他们之间做一个很好的结合,所以我觉得这两个方向没有矛盾,而且这两个方向都可以有非常好的表现形态。


声明:本文转自36氪,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关于电子竞技的当下与未来,来看看电竞行业峰会上的电竞人怎么说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