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想靠商标赚钱没那么容易,从美国奥委会商标使用看奥运会商标保护的争议

在奥运会进行的同时,奥委会也在尽力保护他们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商标权益。

2016-08-15 12:08 来源:来源:Bloomberg BNA 作者:Anandashankar Mazumd 0 59421


来源 | Bloomberg BNA

作者 | Anandashankar Mazumdar

编译 | Leonardo


在奥运会进行的同时,奥委会也在尽力保护他们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商标权益。

 

但奥委会在此事上经常受到小型企业的批评,他们认为奥委会对于奥运会标志和语词存在过度保护,授权费用又十分高昂。

 

大多数的商标保护都不牵涉到诉讼。但奥委会对于商标的保护非常严苛,他们甚至会给诸如奥运场馆附近的小比萨店发警告、陈述商标使用事宜。

 

前美国运动员、现从商的 Nick Symmonds 对于美国奥委会甚至禁止其他人使用「里约之路」这种商标表示十分不满:「『里约』是一个地名,它属于所有人。奥委会的这种做法是滥用他们的权益和权力。」

 

但即便如此,奥委会依然面临巨大的经济风险。赞助商付给奥委会巨额的授权费,取得奥运会标志和语词的使用权,以推广自己的产品,这些赞助商也希望投资能带来收益——同时也就不愿意看到其他未授权奥运商标使用。

 

比如美国奥运代表队的网站上,就有三星、道琼斯、麦当劳、VISA、拉夫·劳伦、Smucker’s 等各个行、领域的赞助商名。赞助商给美国奥委会提供了大笔的赞助费,换得官方赞助商资格。

 

根据独立的第三方审计报告,美国奥委会从 2012 年至 2015 年期间,每年从赞助商收取「商标权益」费用共 8000 万至 1 亿美元。


美国奥委会知识产权相关收入

 

转播权:奥委会将赛事的电视转播权有偿授权给电视转播商。

 

商标权:赞助商支付费用,以获得在自己的广告和商业行为中使用奥运会商标的权利。

 

授权费:类似 T 恤衫等商品的制造商向奥委会支付授权费,以在自己商品上印制奥运会商标。

 

奥运会期间的转播收入

 

其他奥运会收入也都和知识产权相关。

 

比如授权费收入。不过授权费收入一般占美国奥委会收入比例不大。2015 年是非奥运年,奥委会仅从授权费上获得 400 万美元收入,但在 2012 年奥运会期间收入达到了 1800 万。


在奥运年期间,转播权收入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4 年,UBC Universal 和国际奥委会达成协议,以 75.6 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美国境内 2021 年 至 2032 年所有媒体平台转播权,包括免费和付费电视、互联网和移动平台。

 

运动员个人赞助商遇到问题

 

既然付出了如此高昂的授权费用,赞助商也就会期待获得回报,而这也就是赞助个人运动员的小型公司进退两难的原因。

 

几周前,西雅图的女子运动用品公司 Oiselle Running 在推广自己旗下的运动员时,就遇到了美国奥委会商标保护的干预。

 

Oiselle 本来发布了一些中长跑运动员 Kate Grace 在一些奥运比赛上获胜的照片。但即便是在这些照片属于 Oiselle 的情况下,美国奥委会也无法接受奥运商标出现在了推广博客上。奥委会向 Oiselle 发函要求撤下这些照片。

 

在得知美国奥委会的态度之后,Oiselle 在之后的照片上将奥运商标用黑色的色块挡住。

 

Oiselle 的创始人 Sally Bergensen 表示,Oiselle 已经赞助奥运级别的运动员长达五年。除了 Kate Grace,Oiselle 还赞助有其他十余位顶尖的径赛运动员。

 

Bergensen 说:「把一位径赛运动员培养成奥运会级别大概需要30万美元,我觉得他们应该向我们申请运动员的肖像权,而不是现在这样反过来。」

 

不过,Jeffer Mangels Butler & Mitchell 的商标律师 Rod S. Berman 对彭博 BNA 表示,他并不认为 Oiselle 的例子有争议。Berman 说:「奥运会商标出现在了一家出售商品的公司的博客上。无论奥运会商标在产品上,还是在图片中,他们都使用了这个商标。Oiselle 也不是新闻机构,所以他们的言论属于商业范畴。」

 

前奥运会运动员希望规则松绑

 

Nick Symmonds 参加了 2008 年北京奥运会和 2012 年伦敦奥运会,在 2014 年他创立了Gold Medal 公司,经营为运动员准备的Run Gum含咖啡因口香糖。他表示他的职业生涯一部分要归功于他个人赞助商Brooks。但是因为国际奥委会对着装有规定,他无法在比赛时穿着带有Brooks商标的运动装备,即即使他为此事已经尽全力争取。

 

Symmonds 表示如果不是Brooks ,他会提前退役,从美国奥委会获得的每四年的一次的收入并不足以支持他的生计。

 

现在,Symmonds作为赞助商,依然在努力对抗规则。

 

作为运动员,我无法和潜在的赞助商进行接洽。赞助商问我在比赛时身上什么地方可以放他们的标志?答案都是哪里都不行。而作为一个公司老板,我希望赞助运动员,但现在我无法把自己的品牌和运动员建立联系,这样投资就很难获得回报。

 

美国奥委会的权利

 

奥运会商标保护方面的争议,还来自美国奥委会拥有的商标数量。目前,美国奥委会有超过 200 个注册商标和申请中商标,其网站上也警告其他人不准使用「奥运会运动员」、「美国队」、「里约之路」和「平昌 2018 」等字样。美国奥委会的商标争议诉讼并不多,从 1990 年至今,美国奥委会在联邦地区法院只有 45 起关于商标侵权的诉讼。

 

但是,Nick Symmonds 将美国奥委会和美国田径委员会以禁止运动员在比赛中穿着个人运动装备违反反垄断法为由告上了联邦法庭。

 

美国奥委会获得的额外的商标保护来源于Ted Stevens 《1998 奥林匹克和业余体育法案》,该法案给予奥委会收取高出一般的授权费的权利。

 

Pryor Cashman 律所的商标律师Dyan Finguerra-DuCharme 说:「奥运会唯一能成功的方式就是让赞助商有独家使用这些商标的权利。否则赞助商为何要付出高额的授权费呢?」

 

另外,和其他一般的商标所有者不同,美国奥委会不需要证明其他实体在商品、服务、赞助协议或者其他场合使用其商标造成了消费者的混淆。大部分对其商标的使用,奥委会可以不需要证明产生混淆的情况下就组织。

 

奥运会也不是联邦法律框架之下唯一一个获得额外商标保护的组织。在所谓的「超级」商标保护下,还有 200 多家实体,大部分是政府机关和政府相关机关、非营利性组织(如退伍军人协会)、慈善或者公共服务组织(如美国红十字会)。环境保护标志、形象 Smokey Bear 和 Woodsy Owl 也是美国政府控制下的特殊保护商标。

 

Birch Stewar Kolasch Birch 律所的商标律师 Robert Kenney 对彭博社表示,国际奥委会和 193 个国家的奥委会在里约奥运会期间都会尽可能的保护其知识产权,但其实也可以借此机会改善公众因强硬的商标保护而产生的负面影响。

 

Kenney 表示:「在类似问题上,我一般站在商标拥有着这边。但是我也理解很多人认为商标保护过于强硬和过度。」

 

另一方面,美国奥委会为了在法律问题上保持一致,也必须去处理每一个发现的商标侵权。

 

Kenney 说:「如果有的侵权你没有处理,那么在你发起侵权诉讼的时候,被告就可以说你之前并没有对所有的类似商标使用提出异议。一方面所有的商标侵权你都可以去处理,而另一方面你可以也必须处理每一起商标侵权」这样一来,Ted Stevens 法案的就有了相反的效果,在提供超级保护的同时,也让你有义务去处理众多侵权可能中的每一起侵权。


声明:本文转自知产力,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奥运会靠商标赚钱,不过这事也没那么简单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