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奥运上的裁判问题,中国话语权在消失?

里约奥运会到目前开赛5天,出现了一些有争议的话题,其中在男子拳击、举重和体操上,都出现了针对裁判判罚的一些不理解和质疑。

2016-08-12 10:04 来源:新浪体育 0 20118

黎雅君


禹唐体育注:

里约奥运会到目前开赛5天,出现了一些有争议的话题,其中在男子拳击、举重和体操上,都出现了针对裁判判罚的一些不理解和质疑。


中国的吕斌在男子拳击首轮第三回合打得对手读秒的情况下还被判负。中国举重的黎雅君在已经2盏白灯显示成功的情况下,还被判曲肘。被认为是奥运会举重最稳的两块男子金牌中的一块,吕小军竟然被逆转,只获得银牌。而赢得比赛的拉西莫夫打破世界纪录的一举感觉没有完全站稳,不但横着跨步,而且还有摇晃,放下杠铃的时候卸力曲膝,但是却没有技术裁判对他的这个动作进行更正。


在团体比赛中,美国体操女队的分数简直逆天,4个项目超过中俄6-10分,给人以打分标准不一致的感觉。内村航平的动作难度少了维尔尼亚耶夫0.8,但是最后在完成分上赢了维尔尼亚耶夫不到0.1。似乎裁判特别喜欢内村。


是中国选手在各个单项体育协会里没有话语权,遭人黑么?


首先,我们应该端正态度,排除受虐倾向,不要过度读解中国选手受到的一些疑似判罚。   


第二,我们也要看到,中国要关注国际体育界的一些微妙变化,确实在一些单项中,对手的话语权在上升,我们的代言人出了问题。


吕斌


拳击中国的话语权并不弱


首先在奥运拳击上,此前笔者已经有过分析。引起国内议论的吕斌的失败,裁判因素虽然也有一部分,但是更主要的是国际拳联AIBA新规则的失败。因为规则的倾向性不支持吕斌这种类型的选手。其实何止是吕斌,国际拳联费劲不拉地好不容易拉来了两个世界职业拳击冠军,哈桑-丹和阿泰-伦龙,结果一个一轮游一个第二轮被TKO。这是丢了职业拳击冠军的脸呢?还是说明了奥运拳击的规则有大问题呢?只有AIBA自己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吧。


国际拳击联合会的主席是来自中华台北的吴经国,他是国际奥委会的执委,和前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之间的关系很好。罗格钦点他空降入国际拳联参选,把以前弄得奥运拳击乌烟瘴气的乔杜里挤下了AIBA的主席铁王座。


吴经国上任后,进行了很多改革,希望去掉AIBA的沉荷,让奥运拳击也能像职业拳击在世界上风光一样,获得巨大的市场。


所以他让奥运规则向职业规则靠拢,推出了WSB和APB两个奥运体系的职业赛事。但是不得不说,这种改革是非常不彻底的,有很多问题是奥运拳击先天性的矛盾造成的。毕竟单位时间内的多场高强度比赛,不适合拳击这种项目。所以只能降低打击伤害度,降低对拳手的伤害。这也使得判罚的难度加大,奥运拳击的规则判罚和观众的观感相违背。


在AIBA,中国最近两年的话语权一直在加大,国内的BMA博盟体育和AIBA曾经签订过一个推广合同,给了AIBA3800万瑞士法郎,帮助推广AIBA的赛事。这样的天价是前所未有的。


奥运会前,阿里体育也去塔什干和国际拳联开会,准备收购原来哈萨克斯坦在BMA的股份。阿里体育还为此在上海宣传说,未来将投入AIBA5亿欧元进行赞助。也就是说,国际拳联AIBA,中国是大股东,大赞助商。


加上中国在国际拳联也有执委岳岩,这些使得在AIBA,中国拳手赛前就被安排着黑的可能性并不大。后面还有胡建关和张家玮两名被看好的选手没有参战,相信他们会走得更远一些。


内村航平


体操日本在抬自己人推标准


体操上,本届奥运会,女子体操美国分过高,中国女子选手被压分的说法很受关注。此外内村航平在男子个人全能比赛中逆转维尔尼亚耶夫,也被认为是裁判过于偏向日本人,因为内村航平的名气更大。


在赛后,也有外国记者问到了维尔尼亚耶夫,是否对判罚感到不满。而维尔尼亚耶夫非常清楚地说:“裁判有自己的判断,比赛中的打分是神圣的而且是公平的,内村航平的完成分一直很高,所以这个问题是很无聊的。内村航平不是那种能够简单追上的人,他是传说,能和他比赛我就很高兴了,他是世界上最棒的人。”


也就说,这个全能亚军,一点也没有认为自己的失败是裁判偷走了。至于整个比赛的完成分和动作的干净程度问题,其实我们也可以挖一挖内幕。


在李宁离开体操赞助后,目前国际体操联合会有3个官方合作伙伴和12个官方器材提供商,来自中国的一个也没有,日本的倒有“佐佐木”“senoh”两家。


在2012年的上届奥运周期后,国际体联进行了改选,意大利人布鲁诺继续担任主席,中国的体操管理中心主任罗超毅担任了执委会委员。在7名执委中,日本的渡辺守成以65票的高票当选。他的得票数仅次于主席布鲁诺的68票,比3位副主席都高。这也可以看出日本人在FIG内话语权的提升。


此外,体操是个打分项目,技术委员会的作用相当的大,中国以前培养了黄立平进入FIG的体操委员会担任技术委员,而日本则培养了富田洋之担任自己在体操技术委员会里的代言人。整个男子体操技术委员会有6人。富田洋之进入技术委员会后,日本在国际体操界的影响力大增,从2013年到2016年为止,共有10个日本运动员的独特动作申请命名成功。打破了以往体操界认为的,日本体操只有质量完成度,没有创新难度技的印象。   


其中白井健三一个人就申请了4个动作,他在自由操上做出的直体向后2周转体720度被命名为“白井3”,是体操历史上第一个H组动作。正是在自由操上的各种超高技术难度的动作认定,使得日本拉开了和中国的差距。自由操和跳马这两个中国的弱项动作组别难度的认定提高,更稀释释了中国的强项双杠和吊环。


在本次里约奥运会上,自由操一项,中国就输给了日本3.4分,这几乎就是中日之间男团的全部差距。技术委员会有多重要?想一想莫慧兰的动作当初被降组就明白了。


在FIG,中国只有两名1级裁判董建国和黄立平。而黄立平因为是技术代表,经常不会直接担任裁判的工作。但是日本却有三名1级裁判,后藤叶一、加藤泽男和竹内辉明。


富田洋之在进入技术委员会后,大力推进日本技术动作标准,树立日本技术动作规格规范性印象,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裁判的判罚。而且有技术代表,对于比赛的判罚倾向,国际体联的规定等,可以得到第一手的认识,能够熟悉裁判们的判罚倾向,给运动员们做出指导和安排。比如2015年日本体操联盟就专门根据富田洋之等FIG技术委员的建议,出了一个技术手册,指导运动员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


此外,富田洋之还通过自己参加会议的结果,告诫白井健三。国际体联的裁判在讨论中,已经盯上了他的自由操动作,认为有些动作做的不标准,可能会被不予承认,要么优化原有的编排,要么努力注意这几个动作做到更好。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现在在国际体联的执委渡边守成要在里约奥运会后的10月、于东京召开的国际体联选举中,竞选主席。和他竞争的是欧洲体操联合会的主席、法国人古尔塞克。整个FIG的技术委员会也将进行新一轮改选


渡边守成的竞选宣言中,有一条很关键的内容。那就是和富士通公司合作,开发体操打分计算机协助系统,给运动员打分建立一个模式。这套开发中的系统会采用3D建模等方式,对选手的支撑角度是否合适、转体后重心是否到位,转体是否成功,进行量化,给出一个辅助打分的标准。这样可以减少裁判人为因素对比赛的干扰。日本已经希望推进在2020年奥运会时使用这套标准。


由于这套系统是根据日本选手的动作作为标准蓝本进行建模的,也就是说日本选手的规范很可能成为未来体操的动作标准。


在经济社会,我们都知道,一流的企业卖标准、二流的企业卖专利,三流的企业才生产产品。


所以渡边守成当选后,其推进的这套计算机辅助打分系统,将会使得日本在体操技术规范标准上的优势更大,也会进一步加大富田洋之在技术委员会内的话语权。


举重中国换届后的缺失


举重在本届奥运会上出现的一些问题,一方面是有中国自己现场的失误,比如黎雅君这个失败曲肘现场3个教练都没看到,当然也有一些令人说不明白的疑问存在。


其实在过去的2008-2012周期,中国举重在IWF国际举重联合会还是跺脚乱颤的。当时举摔柔中心的主任马文广是国际举联的秘书长。他担任国际举联秘书长期间,为中国举重渗透进IWF做了很多事情,也和各方面关系搞得很密切。赵常玲等人改国籍去哈萨克斯坦,被认为是马文广在国际举联协会内搞关系,互相寻求支持的一步棋。


此外,马文广还积极帮助河北张孔这样以前默默无闻的中国企业进入国际举联赞助商的行列。这次在里约奥运会上,也使用的是中国张孔生产的举重设备。这都是扩大中国在国际举联影响力的举措。


但是中国国内的一个调整使得中国举重在国际举联的地位出现了下降。马文广在2012年奥运会结束后,被国家体育总局调整到拳击跆拳道中心当了党委书记,彻底离开了中国的举重界。    


虽然他目前依旧担任着国际举联的秘书长职务,在中国举重协会依旧担任主席。但是在实际管事儿的举摔柔中心这边,马文广其实已经和举重没什么瓜葛。只是因为他还挂着国际举联秘书长的标签,所以外事活动还要参加,比如接待国际举联主席塔马斯·阿让,但是也只是个陪客的礼貌闲差。而新的中国举重班子,还没有培养好自己在国际举联代言者。


中国的体育体制需要新思维


以上的内容,只是大致笼统地梳理了几个体育项目内部的中国国际地位、和话语权问题。


培养自己在国际体育单项中的裁判、技术代表,在打分项目上尤其重要。羽生结弦确实滑的不错,但是在国际滑联工作的那些日本技术代表也功不可没。


艺术体操,花样游泳这些项目里,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这些国家的技术代表的话语权更是很强大。乌克兰虽然和俄罗斯在政治上交恶,但是双方的体育人员之间的友谊和友情是传承而不那么容易割裂的。


在过去,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不愿意支持自己的官员去国际体育单项协会任职,担任主席。这是因为这些人是体育官员,他们没有大量的精力去做国际单项协会的事情。而任何一个单项协会,都需要雇佣大量的人才和工作人员。通常这些工作人员都是主席所带来的财力来支撑的。这对于中国这样的国家来说,政府不可能拨款支持个人去单项协会任职。


再加上一些单项协会愿意把自己的总部设在苏黎世国际奥委会旁边,只为更方便的和国际奥委会交流,更快地得到讯息和情报。这等于是总局的官员脱产去国外工作,更是有很多制度上的问题没法突破。


所以吕圣荣之后,中国就不再支持自己的官员担任国际体育单项协会的主席官员,而是力求支持单项协会中、对自己最有利的候选人当选,通过培养代理人的方式获得话语权。


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我们也应该看到一些新的发展方向。比如日本就在大学教授中培养国际人才,一些体育名人进入大学接受再教育后,在大学里挂靠任职,然后在电通或者赞助商的帮助下,再进入一些国际体育单项协会任职。虽然到目前为止,日本人只在乒乓球协会担任过主席,但是他们也在努力扩大自己在其他项目中的地位。


马文广在国际举联的地位,和他为国际举联带来的经纪利益是分不开的。而中国的体育经纪公司和已经在世界上闯出名堂来的体育品牌,完全可以和中国的单项协会结合,在赞助中国的同时,也在各个国际单项协会开疆拓土,渗透国际单项协会。从而帮助我们的运动员可以在比赛中不吃亏,少吃亏。


声明:本文转自新浪体育,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深度:里约奥运上的裁判问题 中国话语权在消失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