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跑圈:给跑步者的无限游戏

之所以能够在跑步创业红海杀出重围,梁峰觉得悦跑圈与同行之间唯一的竞争壁垒在于“我们是一家体育公司,而他们是互联网公司”。

2016-08-03 18:00 来源:财经天下 文/李健华 0 63928


禹唐体育注:

“我们习惯被抄袭了。他们越抄,证明我们越成功。”面对市面上众多跑步应用在功能、活动上的“雷同”,悦跑圈CEO梁峰表现得毫不在乎。


7月11日,在位于北京光华路优客工场的办公场地,这位创业者向财经天下记者展示了他身上的装备:悦跑圈定制的印有“怒马十驾”的红色T恤、东京马拉松获得的樱花绿纹运动跑鞋,内蒙古线上马拉松的马镫奖牌。


创业之余,重庆人梁峰是一名狂热的体育爱好者。短跑国家二级运动员、广州射击比赛第二名、潜水教练……在创业前,他还经常与悦跑圈的其他三位联合创始人组队出没于广州业余篮球比赛。


悦跑圈这家在2014年上线的跑步应用公司,发展至今用户量已达2000万,日活跃用户量100万。之所以能够在跑步创业红海杀出重围,梁峰觉得悦跑圈与同行之间唯一的竞争壁垒在于“我们是一家体育公司,而他们是互联网公司”。


“对互联网公司来说,用户越多越好。但是我要的是真正热爱跑步的用户。”他对热爱跑步的定义是“每周至少有两到三次的跑步习惯”。


在公司创立之初,悦跑圈专门到各大马拉松向参赛者推广这款跑步软件。为了吸引更多小白用户使用这款跑步软件,悦跑圈设计了一套跑者成长体系:从初级跑者、中级跑者、顶级跑者再到超凡跑者的进阶之路,目的是为了“让用户对跑步上瘾”。


“不管是再厉害或者是再卑微的人,他的内心都是渴望被认可的。”梁峰说,在这个进阶的过程,只要你持续跑步,达到相应的跑量和速度就能获得勋章、升级奖励。“比如你跑完5公里、10公里可以得到虚拟勋章,跑完线上马拉松可以得到奖牌。每当节日到来,比如母亲节、七夕,我们鼓励你为母亲、为你爱的人跑步。”


为隔三差五地刺激用户跑步,悦跑圈几乎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我们还有24节气勋章,你跑完我们会寄给你实体勋章。跑完线上马拉松和24节气会送一套价值上千元的杯子,上面刻着小满、立春、立冬。”


而为了塑造一个公正的跑步氛围,梁峰对数据造假有一种死磕的执着态度。当悦跑圈上线那一刻,这款跑步软件就设置有防作弊功能,以防止用户刷数据排名,一旦有人被发现造假就会采取拉黑措施。


今年5月,悦跑圈监测到一位福建泉州的用户连续10个小时在室内原地跑了一百多公里,被众多用户质疑造假。为了验证这位用户数据的真实性,梁峰和他的团队包机票住宿把这位用户请到广州总部,邀请国家田径队的裁判现场监督,使用直播软件让这位用户在跑步机上跑一遍。“结果他真的做到了。”梁峰觉得,“这件事其实是对用户的一种尊重,我们帮助你告诉所有人你有这个能力。你想一下,如果你去打篮球,你是愿意跟势均力敌的对手竞技,还是愿意跟那些喜欢出毛招的人玩?”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梁峰认为也要有向用户“说不 ”的勇气。当用户跑步过量,悦跑圈就会作出提醒。“比如你这个月跑过了300公里,我们就会提醒你不要再跑了,体育是有规律的,80%的中国人都不懂这些逻辑,我们得教育用户。”酷热天气到来后,悦跑圈会在下一个版本更新,告诉用户天气过热不要跑步的提醒。


“其实我们是在给跑者进行心理按摩。”一系列有赏有罚的方式来教育用户的背后,梁峰有自己的产品逻辑。在采访过程中,梁峰3次向财经天下提及《有限和无限的游戏》一书,他个人的产品观也正来自于此。


“有限游戏是指在固定时间和空间决出胜负,比如NBA和世界杯,它的卖点是关注度。”梁峰说,“而无限游戏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一个小白玩家,一旦进入游戏后就不想死,比如刀塔传奇。无限游戏不以结束为目的,玩家想继续玩下去,就要不断进阶。”


梁峰觉得,在体育世界里,跑步就是最天然的无限游戏,和玩游戏非常类似:小白玩家一开始要加入游戏工会,跑者可以加入跑团;锻炼技能需要买装备,跑者需要买跑鞋;之后要拜师学艺,跑者需要参加培训班;玩家要红瓶药和蓝瓶药补充魔法值,跑者需要注意餐饮,吃营养品;紧接着玩家需要完成从易到难的任务,对于跑者来说就是去参加马拉松,从5公里到10公里再到挑战各大城市如北京、广州的马拉松;玩家完成所有任务后就会转职,坐飞艇到另一个大陆完成任务,跑者完成国内马拉松后接着可以挑战柏林、东京等国际马拉松。


事实上,跑者在这个“打怪升级”的无限游戏里,无论是装备、营养品还是出国参加马拉松,每一步用户都在进行消费。


从去年开始,悦跑圈投资了跑步旅游的旅行社,一共做了6000人的生意,把他们送到国外参加国际马拉松。“紧接着他们还可以挑战高阶,开始玩越野或者铁人三项。”梁峰说。


“我们肯定会做电商。体育本身就是离钱最近的慢生意,光有情怀,做什么公司都会死。我们自己设计服装、护腕、香皂、毛巾,做得很低调。”梁峰告诉财经天下,悦跑圈更多收入渠道来自赛事赞助、品牌宣传、运动品牌鞋子排行榜。今年春节后,悦跑圈开始实现盈利。


梁峰不只一次说过,悦跑圈的线下比重会大于线上部分。悦跑圈的在线马拉松或许能够解释这番话的意思。2015年1月,悦跑圈在厦门马拉松首创了线上马拉松,这种不局限在时间和空间的线上玩法,逐渐成为跑圈中流行的赛事。


现在,悦跑圈线上马拉松为一个月固定举办两次,跑者报名参加需要先交报名费19.8元人民币(也有最贵上千元的进阶套餐),如果能够跑完全程就会获得一块悦跑圈定制的奖牌,没有跑完全程的参赛者只能得纪念品。


在国内跑圈,咕咚和悦跑圈经常被跑者作为比较。一次贵州的论坛上,参与者有新浪体育事业部总经理魏江雷、乐视体育CEO雷振剑、悦跑圈梁峰以及咕咚CEO申波。梁峰回忆,在讨论到跑步与人的关系这件事上,申波认为,体育是一件反人性的事,因为人天生是懒惰的,所以必须不断去奖励用户跑步。“我认为这是错的。虽然我也在奖励用户,但是我认为跑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在远古,如果人不跑步、跑不快,就无法得到猎物或者被动物吃掉,所以跑步是人的本能。”梁峰说,“虽然我和申波都在做跑步App,但其实是两条南辕北辙的路,我们从做产品、逻辑到创意想法都不一样。”


目前,悦跑圈在全国大约有12400个跑团,通过把跑者在线上或线下聚集起来一起跑步,是这款跑步社交软件的重要项目。北京奥森跑团副团长陈滔,每周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集合跑者跑步,最高峰聚集150多人,每周早上跑一次半马,平时跑10公里。陈滔也是悦跑圈活动的受益者之一,今年悦跑圈与阿迪达斯合作在上海举办能量对抗比赛,陈滔作为跑步活跃者被提供机票酒店参加活动。“悦跑圈因为跟很多大品牌合作,作为福利,悦跑圈经常向跑者派发体育用品,调动跑者的参与热情。”


梁峰表示,目前悦跑圈每月两次的线上马拉松,平均参加人数达到20万左右。“你可以看到我都在卖东西,从服装、挂坠、帽子到毛巾等。一场马拉松的冠名赞助费也不少,比如武汉的线上马拉松是东风雷诺冠名、大连的线上马拉松是京东冠名,都是一百万元。”梁峰说,“我们是中国最大的奖牌输出商。19.8元,带包装和快递,只要你跑完全程就可以获得定制奖牌。而且很多人会重复购买,买过3场以上的达到几十万人。”梁峰表示,跑者如果没跑完的话是得不到奖牌的,跑者会“不甘心”。


无限游戏的产品观仍然在梁峰的脑海发酵。除了前述投资旅行社送跑者到国外参加国际马拉松,从去年底开始,梁峰开始布局跑步圈的产业链。


“我们到现在投资了包括衣服、营养、培训、旅游、杂志、赛事等11家公司。”梁峰告诉财经天下,悦跑圈与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成立了新公司,在全国高校里做咨询培训、赛事、装备销售,并且包办了CUMS(大学生马拉松联赛),“希望未来两三年,大学生都会用悦跑圈”。


本文转载自财经天下,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悦跑圈:给跑步者的无限游戏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