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乐视因钱生恨?

“闪婚”半年的乐视体育与国安近日被传“闹分手”:国安要见钱再谈权,乐视则执意要先尝甜头再给钱,并就此展开“拉锯战”。

2016-07-19 08:30 来源:国际金融报 0 43363


禹唐体育注:

“闪婚”半年的乐视体育与国安近日被传“闹分手”:国安要见钱再谈权,乐视则执意要先尝甜头再给钱,并就此展开“拉锯战”。事实上,早在合作之初,双方只强调“探讨未来股权合作的可能性”,而这模棱两可的说法似乎给日后的纷争打了伏笔。

  

明星队员们缓缓而入,“千万欧元”级别的大牌外援风度翩翩,安保同步严阵以待。高管、嘉宾落座完毕,央视体育频道原当家主持、现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刘建宏出现在众人面前,主持了“乐视冠名北京国安”发布会。

  

现场气氛虽有些严肃,但不乏融洽。对于“冠名北京国安”,乐视信心满满,直言“该公司本就是一家北京本土市场上成长起来的互联网公司”,“拥有主场优势,可以无缝融入到球迷当中,通过全新的生态模式,帮助北京国安、北京体育产业插上互联网翅膀,飞得更高”。

  

“进行深度战略合作”,“在俱乐部经营、俱乐部品牌建设、俱乐部青训体系建设等方面展开全面战略合作”等讯息,也渐次向外传递。

  

当6个月后,再回首今年1月19日的发布会时,会发现如今的北京国安不仅在联赛中远未达到“飞得更高”的预期,与乐视的“婚姻”似乎也出现了裂痕——日前,有报道称,国安、乐视的“联姻”或已破裂。

  

“据双方之前的约定,乐视以1亿元拿到国安的胸前广告及冠名外,还将以20亿元的价格收购国安50%的股权。”报道称,“目前,乐视共支付了国安5000万元,之前承诺的第一笔10亿元款项至今没有到账。”为此,《国际金融报》记者进行了多方求证和采访,但各方均保持低调。乐视体育方面对此“不回应”,只表示,“其他还在洽谈阶段。”

  

再回到今年1月的那场发布会。《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当天,一个很明显的细节是,与外界广为流传的“乐视购买国安股份”说法不同,国安和乐视自始至终都未提及达成股权合作的事宜,只是强调了“探讨未来股权合作的可能性”。而当天,原本对乐视体育CEO雷振剑的采访也被取消了。或许,从彼时开始,乐视与国安的股权合作纷争就已初现轮廓。

  

合作现裂痕

  

7月7日,欧洲杯的豪门盛宴还没结束,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又一次挤上了头条。只可惜,上头条的原因并不是这家俱乐部在二次转会的窗口期“钓到一条大鱼”,而是市场传闻国安与乐视面临“分手”。这出乎了部分业内人士的预料。

  

因为就在今年1月19日,乐视和国安联合宣布达成“深度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根据协议,2016年乐视将正式冠名北京国安足球队,球队名称变更为“北京国安乐视队”。

  

协议还显示,双方将组建北京国安俱乐部战略发展委员会,国安名誉董事长罗宁、中信股份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唐臻怡、国安董事长李建一出任中信股份及国安俱乐部代表。乐视方代表为乐视控股集团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兼COO刘弘、乐视体育CEO雷振剑、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刘建宏。

  

《国际金融报》记者从当初的发布会上了解到,上述委员会将为国安俱乐部董事会提供重大事件决策建议,为打造一流国际俱乐部提供战略发展指引。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发布会除了中信、乐视和国安的大佬站台,北京市体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孙学才,北京市足协专职副主席刘军也出席了发布会。这也反向印证了国安在北京体育版图里的重要位置。

  

根据此前的报道,当时除乐视之外,马云、刘强东和黎瑞刚等旗下的企业均有意参与竞购。“之所以选择与乐视达成战略合作,一是因为足球有地域性,而乐视本身就是一家北京的互联网公司;二是在多个潜在买家中,乐视有体育的基因。”罗宁当时在发布会上表示。

  

反观乐视体育,成立不足两年,就迅速实现了从体育新媒体平台向体育全产业链公司的进化。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双方的合作都应该是甜蜜的。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在正值中超联赛,截至7月14日,在2009年赛季荣获冠军的国安,本赛季积21分,在中超16只球队中仅排名第九。而在5月18日,国安在主场0-2完败给华夏,“乐视,滚蛋!”、“下课”,这些刺耳的口号回荡在北京工人体育场。

  

有人不禁要问,国安怎么了?

  

7月7日,有消息称,年初与国安成为深度战略合作伙伴,乐视除了以1亿元拿到国安的胸前广告及冠名之外,还将以20亿元的价格收购国安50%的股份。这笔“赞助+入股”达到21亿元的交易,至今国安只收到5000万元,在国安多次催缴无果之后,不排除用法律手段解决此事。

  

次日,罗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情况并不是像报道中说的那样,别听信那些没有官方宣布的传闻,这些应该都是揣测。”至于双方的合作情况及股权谈判,罗宁透露:“我们还是一切按照正常程序在走,谢谢大家的关心。”

  

7月8日,《国际金融报》记者再次询问乐视体育方面。对方回复称:“国安的罗总明确说了,一切传闻都不可信,都在走程序,我们对此也不回应。其他的还在洽谈阶段。”

  

虽然罗宁和乐视都对这则传闻持否认态度,但其中涉及到的款项问题仍引起了外界关注。经过辗转联系,一位消息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乐视给国安的款项确实没有到位。”

  

一位不愿具名的体育评论员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现在俱乐部没钱买人。”其他的情况由于涉及商业机密,该评论员并没有回答记者关于股权内容的采访。从最近国安在二次转会市场上仅花了20万欧元租借了乌兹别克斯坦中锋谢尔盖耶夫来看,国安俱乐部的确存在“缺钱”的可能性。

  

争夺话语权


事实上,乐视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一直被外界传闻。今年3月,乐视体育刚刚完成B轮融资,它以215亿元的估值完成80亿元融资。加上去年5月,乐视体育的首轮8亿元融资,两次融资大约是88亿元。

  

但这两年,乐视的支出也不少。公开资料显示,乐视体育在2014年营收1.07亿元,毛亏损1.39亿元;截至2015年11月30日,乐视体育营收达2.91亿元,毛亏损3.84亿元,净亏损达到5.69亿元,预计全年亏损超过6亿元。

  

相比之下,本次山东鲁能以4000万欧元签约下了意大利国脚中锋佩莱,更是让国安球迷大失所望,要知道,之前传闻,国安转会的是千万级别的欧洲大腕。不过,中投顾问体育产业研究员朱庆骅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双方的分歧可能并非在钱,更主要在具体股权合作及对俱乐部的话语权上。

  

“北京国安希望乐视体育先支付剩余资金再进一步商量,而乐视体育希望先商量好,再支付剩余资金。此外,北京国安的母公司中信集团曾表示,在同等股权的情况下,国安方面希望在重大决策层面有一票否决权,而乐视体育对此并不赞同。基于这两点分歧,北京国安和乐视体育双方的合作进入僵持状态。”朱庆骅说。

  

把握“需求线”

  

对于目前的状况,有人认为,一支球队的动荡沉浮,可以印证职业联赛的残酷。不过,一支“永争第一”的老牌劲旅持续下行,或许可以反证出现今中国足球俱乐部在职业化和市场化中的短板和不足。回望过去,国安一直是从单一政府管理体制向职业化体制过渡的杰出代表之一。但在推进职业化和市场化方面,相对于国外俱乐部的职业化程度还是稍显不足。

  

朱庆骅坚持认为,“国安和乐视的合作整体上符合中国职业足球化发展之路。”易观互联网体育总监江倩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参考国外的足球俱乐部,也主要是资本注入模式。所以在国内沿用这种模式无可厚非,但未来,双方想要达成合作,都要进行全方位、多角度的考量。”

  

“对于俱乐部来说,要考虑买方的资金实力,是否有持续的资金支持,这样才能保证在引进球星、培养人才方面有保障,这是最基本的;对于买方来说,最主要的是确定发言权,这样才能落实战略性的考虑。如果双方在各自的需求线上都把握住了,合作应该就不会有大问题。一旦各自的需求都比较分散、不明确,那继续合作可能就困难了。”江倩说。

  

从更深层次看,国安寻求与乐视合作,也是为了在这轮足球的资本大潮中,赶上不断“烧钱”的竞争对手,并通过“烧钱”扩展品牌知名度。

  

2010年,许家印以房地产商人的身份进入足球产业,最终,恒大创造了一种模式,大资本进入俱乐部,引进有实力的球员,快速提升球队的战绩,从而吸引球迷的消费。这个看上去简单的模式确实有效,至少是在遵循着商业的基本逻辑:供需。如此一来,江苏苏宁、上海上港相继效仿也在情理之中。

  

为了将这个空间“填满”,更好地推进中国足球俱乐部的职业化和市场化,朱庆骅给出了自己的建议:“首先,规范政府行为,加强管理力度。长久以来,我国足球俱乐部受到足协的干预较多,对足球俱乐部的市场化发展造成了阻碍,虽然现在足协已经进行改革,但改革过程较为漫长,需要不断深化;其次,完善俱乐部内部结构,建立监事会制度,提高俱乐部运营和监管效率;最后,组建俱乐部联盟,这有利于促进俱乐部之间合作、互补,提高市场影响力,发挥规模效应。”


本文转载自国际金融报,图片来自网络,原标题:国安乐视因钱生恨?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