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足球改革如何破冰?看这个地方小足协足球改革带来的启示

自2015年3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印发以来,中国足球在顶层设计上出台了一系列改革举措,但地方的足球改革仍然较为滞缓。

2016-07-15 17:00 来源:新华网 记者/周凯 0 48754


禹唐体育注:

自2015年3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印发以来,中国足球在顶层设计上出台了一系列改革举措,但地方的足球改革仍然较为滞缓。地方足协能否生存下来,校园、业余和职业足球如何相互促进等关键问题成为地方足球改革推进的难点。


记者近期在重庆市永川区采访发现,在当地政府的扶持下,该区足协成为拥有专职员工的独立法人社团,体育、教育部门和足协三方协作,业余足球和校园足球开展得如火如荼,为基层足球改革提供了一面镜子。


小足协有大“家业”


灯光、透光棚、顶级草坪,在重庆市永川区体育中心旁边,有座设施一流的足球公园。尽管夏日炎炎,但一到晚上和周末,这里的场地供不应求。除了11人制、7人制、5人制共5块足球场外,玻璃观球厅、健身房、茶座、裁判员休息室以及西部地区稀缺的沙滩足球场正在紧张施工中。


作为这座足球公园的运营方,永川区足协副主席田静对记者说,永川区足协是独立的法人社团,下设秘书处、竞赛部、发展部等6个部门,现有6名专职人员,组织永川区超级联赛、校园足球青训营等活动,“足球公园全部建好后,集踢球、观球、娱乐于一体,场地对外低收费开放,为永川区的足球事业提供产业支持”。


同时,永川区足协提前谋划,积极参与各类培训,储备人才。目前永川区足协有4名亚足联C级教练员,28名中国足协D级教练员。


有专人、有场地、有品牌活动,对于一个基层足协来说,永川区足协的“家业”可谓殷实。今年4月初,首届重庆基层足协发展研讨会在永川举行,重庆市其他区县足协人员绝大多数都是兼职,没有自己的场地,组织业余联赛面临经费等难题,难以参与校园足球。这些区县足协的负责人参观了永川区足协之后,纷纷对记者感慨“没法比”。


政府“扶上马” 体教相互协作


“永川区足协的发展壮大,离不开政府的扶持。”田静说。


位于渝西的永川区多年举办女足国际邀请赛,有着浓厚的足球氛围。“永川区落实国家足改要求有较好基础,但基层政府部门往往人员少、不专业,必须激发社会活力,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永川区文化委(体育局)主任陈军说。


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永川区文化委给予区足协办公用房和专项补贴,并将一块闲置体育用地交予区足协运作,以PPP模式吸引社会资本开发,既盘活了体育用地、增加了体育设施供给,又解决了足协缺场地问题。为充分利用现有体育场地,永川区还要求部分学校和单位开放场地,政府给予补贴。


作为重庆最早开展校园足球的区县,永川区现有31所各级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永川区汇龙小学是全国首批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该校副校长李启勇介绍,“此前是体育部门和足协在组织校园足球比赛,学生参与范围小、老师积极性不高。由教育部门主管校园足球后,学生、老师的参与面大了、积极性高了,但又面临缺教练、裁判等技术问题。”


永川区教委主任赵德君介绍,在加大校园足球场地、师资投入的同时,永川区教委、文化委、足协去年签订了三方合作协议,教委负责校园足球的组织、规划,文化委提供训练场地、推荐专业教练,足协提供技术业务指导、组建区级青少年足球队。“三方各司其职,学校开展足球活动更加便利,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技术、师资上的不足。”李启勇说。


田静介绍,校园足球主要是让孩子强身健体,在普及足球之余还迫切需要建立青训体系。永川区足协一方面将学校中的好苗子集中起来组建区级U11-U17青少年队进行针对性的训练,一方面开办假期培训班,与部分学校合办校园足球训练营,“这样学校和足协发挥各自优势,实现了普及与提高的结合”。


基层足协做什么?


田静认为,助推业余、校园足球和足球产业发展是基层足协的主要职责。目前永川区最主要的业余联赛是“永川区足协超级联赛”,分为单位组9支队和社会组8支队。社会组的金雕家私足球队负责人张诚说:“球员、裁判统一着装,比赛前有入场仪式,裁判配有喷雾器,一切服从裁判,你会发现这是我们在踢联赛,不是在踢野球。”


永川区足协自1998年成立后就一直坚持办业余足球比赛,刚开始也出现过辱骂裁判、打架斗殴的情况。针对这些问题,永川区足协成立业余联赛理事会,修改完善比赛规则,如有球员违纪,足协提出处罚建议,各俱乐部投票表决;球员和俱乐部可提出申诉,如果原因各俱乐部都认可,就取消处罚。


“刚实施时,有被罚禁赛的球员托人说情,但坚持下来,辱骂裁判、斗殴行为彻底绝迹,每个赛季的处罚只有4、5张黄牌。不制定好游戏规则,不管是业余足球还是职业足球,都会出现球场暴力和假球黑哨。”田静说。


随着大环境的好转,近一两年,由企业和官方机构举办的业余足球联赛、青少年培训班越来越多,但其中的高额费用将不少草根球队和孩子拒之门外。永川区足协组织的业余联赛不收取球队比赛费用,如果赛季没有重大违纪,还给予球队1000元奖金。为防止急功近利拿奖金,联赛冠亚军不设奖金,但球队组织好、有进步,就给予2-5千元奖励。在校园足球青训营方面,永川区足协每学期只对报名的孩子收取600元的教练酬金。


田静告诉记者:“本来有几家足球培训机构想来永川开拓市场,结果一听我们的价格,都走了。足球发展需要产业,但业余联赛和青训是公益的,不应成为赚钱项目,也赚不了大钱,更多应该在延伸足球产业链上做文章。”


良好的组织纪律让“永川区足协超级联赛”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去年开始获得当地企业较大的冠名赞助,实现了联赛的自我造血。其中一支球队组建为“永兴昊天足球俱乐部”,有自己的球迷、队医、教练。该俱乐部负责人李超俊说:“我们的目标是从松散的足球爱好者组织向公司化、半职业化转型,未来在培育足球文化、开展公益培训方面发力。”


目前,永川区足协正在谋划让一个联赛球队联系一个学校,让学校的学生、家长成为俱乐部的球迷,试图向欧洲那样打造社区业余俱乐部的“百年老店”。“在政府的扶持下,让一群热爱足球的人发挥作用,就会在基层形成业余、校园和足球产业相互促进的局面,为中国足球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层底座。”田静说。


本文转载自新华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基层足球改革如何破冰?——重庆市永川区足球改革的启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