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动吧体育CEO白强 | 看到了足球的发展规律后,动吧选择了规模化经济下的足球+战略

说到国内专注培训和赛事的青少年足球公司,我们自然会联想到由白强、黄健翔以及斯内德所共同打造的动吧体育。虽然成立才两年不到的时间,但动吧体育已经在行业中站稳了一席之地。

2016-06-28 14:05 来源:禹唐体育 0 64189


禹唐体育注:

昨天,在罚失点球从而再次错失杯赛奖杯之后,梅西向媒体宣布了自己从国家队退役一事,从而引发了热议。而另一边,欧洲杯的淘汰赛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无数的中国球迷都在凌晨守候屏幕前,见证着德劳内杯的归属。

 

无论是欧洲杯还是美洲杯,主角当然是驰骋在绿茵场上的将士们。然而,在看到欧美球员们高水平的竞技表现后,我们也难免会联想到中国足球目前的难堪大任。有问题自然就要寻求解决之道,与中超的“买买买”不同,目前有识之士们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了中国足球发展道路的根本在于青训——一方面需要俱乐部建立完善的青训体系,另一方面则有赖于校园足球的发展以扩大足球人口。

 

说到国内专注培训和赛事的青少年足球公司,我们自然会联想到由互联网老战士白强、前央视著名解说黄健翔以及荷兰国脚斯内德所共同打造的动吧体育。虽然成立才两年不到的时间,但动吧体育已经在行业中站稳了一席之地。


 

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中,动吧体育从原先的综合性平台垂直细分到了青少年足球普及领域,他们在全国一百七十多个城市进行了业务的铺面落地,给市场带去了青少年足球的认知。而在本月初,动吧体育CEO白强宣布动吧正式从铺面的“互联网+”向产品化、标准化、体系化的“足球+”进行蜕变,从而迎来了全新的发展阶段。

 

动吧体育之所以会进行战略的调整,是因为白强清晰地认识到了足球这项运动的在世界范围内的客观规律以及中国国情的特殊性所在。那么白强眼中的“足球规律”究竟是什么?在他理解中的中国特色国情是什么?他们的“足球+”战略的制定又是基于怎样的考虑呢?带着这些问题,禹唐再次对白强先生进行了专访,我们不妨来看看这个中国青少年足球的一线工作者对中国足球产业的理解。

 

三大因素阻碍中国足球发展

 

在谈到这一年多来工作中所面临的困难时,白强主要提了三点:一是社会缺乏足球文化;二是没理顺各个部门间的关系;三是缺乏足够清晰的目标。


 

与白强之前的判断不同,在去到二三四线城市时,足球运动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番受到欢迎。虽然现阶段有政府政策支持,大方向指引,因此谁都不会明面上拒绝足球,但许多校长、老师与家长们的内心深处仍然没有真正认同足球文化。

 

在白强看来,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现象,与其说是足球本身的问题,还不如说是中国社会现阶段的特点:“80后对足球的情感比我想的淡泊得多,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有了更多的娱乐选择。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成长的时候中国足球负面消息较多,同时社会又以赚快钱为主要目的,对足球这样需要长时间发展、看重基础的事业不够有耐心。”

 

事实上,即使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人们对足球、对体育的认知也有着不同程度的差异。白强告诉禹唐:“我们在北京落地时会发现,现在北京仍有相当大比例的小学没有课间休息。在课余时间,家长也不在乎孩子们是否真的进行体育锻炼。现在许多家长的心态并不健康,他们希望孩子们从事骑马、高尔夫等贵族运动以获取吹嘘的资本,而对足球这样的大众运动嗤之以鼻。”


 

其次,足协和教育部两套体系在落地时的配合也是个突出的难点。在过去,虽然足协会发文到各级学校,但学校并不会对足协的指示太过在意,常常是敷衍了事。而现在,教育部主管青少年足球固然可以令行禁止,指挥得动学校,但相对而言又不如足协那番热情与专业。

 

因此,如何将两套系统有机结合、各取所长就成了问题的关键。“我们去过的青少年足球开展的好的地方,都是当地一把手支持,然后教育部和体育部门的关系特别融洽,相互合作但不推诿。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在当地做好青少年足球。”白强如此对禹唐表示道。


 

最后,缺乏明确的目标与标准也阻碍着中国足球的发展。比如校园足球的目标应该是让更多的青少年们来踢球,但“更多”该如何界定?又比如中国目前风风火火的中国青少年足球特色学校的设立,但除了领导们在发言中有所提及外,红头文件中的明确指标却也无从谈起。没有明确指标的同时,我们也缺乏切实可行的监测手段。

 

另外,白强还意识到,缺乏明确的标准以及分级制度已经成为了阻挠中国足球进一步发展的重要问题。只有在分级制度的指引下,青少年才能更了解自己的技术水平,才能更好地明确自己的发展方向与具体规划。

 

靠足球本身鲜有盈利

 

或许,靠足球本身进行创业与盈利从一开始就是个值得商榷的思路。


在美国,2014年业余足球的总产值是43亿美元,足球已经成为了青少年前高中时代最热爱的运动之一。然而,在美国这样的成熟体育消费市场中,也并未出现一个大型的足球企业。


 

我们再来看职业足球。恒大地产集团现在已经从地区性的地产商成为了中国第二大的私人地产商,但如果我们单看他们在足球领域的盈利状况就会发现仅去年一年,恒大足球就亏损了9.5亿元——要知道,这还是在他们拿下中超与亚冠冠军的情况下。而从运营上而言,体奥动力5年80亿的版权费固然提高了中超俱乐部的收入,但与中超豪门俱乐部的支出相比,每家俱乐部从版权费上的分红却显得杯水车薪。

 

与恒大类似,苏宁、华夏幸福等企业也投入巨资引进了世界级外援以提升俱乐部在中超以及亚冠赛场上的竞争力,而其背后的逻辑,也是依靠足球来为品牌整体造势并大幅提升影响力——单靠其足球业务收入的广告费等,远远不足以实现收支平衡,事实上,他们也并不指望足球本身能够带来盈利。从这点上来说,足球对于企业而言是一种工具性的存在。


 

而这种工具性,恰恰是足球本身的特点之一。众多周知,足球具有广泛的传播性,这个高光的项目利于企业构建品牌。虽然足球本身在世界各国都不是以赚钱为首要目标——皇马、巴萨、曼联等豪门去年一年的收入只不过苹果公司28小时的营业额,但是从影响力而言,这几支豪门球队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却与苹果公司相差无几。而足球的这种高光性,正是企业方切入这块领域的根本原因所在。

 

“我在德国有一个好朋友,他的两个小孩去年夏天在那儿参加了里德尔的夏令营。培训收费为十天八百欧元,相对而言还是很廉价的。那儿人人都踢球,长辈们也愿意教孩子们踢球,因此要收取高额学费,是相当困难的。事实上,在国外普及草根足球基本上都是半公益或完全公益的。”白强先生对禹唐说道,“中国社会没到那个阶段,足球也不能用公益半公益来做。所以如果我们想做成足球商业,那只能是坚持足球的大旗,同时赶快去跟别的行业结合。”

 

“足球+”战略的应运而生

 

正是在看到以上种种之后,白强和他的动吧体育才从原先注重铺面的“动吧1.0”转向了如今以打造标准化体系产品为目标的“动吧2.0”。而在“动吧2.0”中,“足球+”的战略无疑也照应了白强将足球与其他行业进行结合的想法。


 

我们应该看到,“足球+”的根基在于动吧体育的规模化经营。这个根本性的发展思路从动吧体育专注探索青少年足球市场之后就从未改变。就像白强去年接受禹唐专访时说到的那样:“我们还是希望规模化,中国高速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都要依靠人口红利,难道到了足球这里我们要追求精英吗?不会吧。在实现规模化后,通过多种业务来实现盈利是完全可行的。”

 

而如今,动吧体育“足球+”的业务版图已经愈发清晰。陷入发展僵局期的房地产商们希望转型为专业型房地产,鉴于足球的高光性,就来同政府以及动吧体育这样的企业进行合作,共同打造足球小镇、足球基地。而动吧体育则在其中扮演咨询顾问的角色,做足球概念相关的资源规划、管理与执行。

 

除了地产外,动吧体育还将涉足留学培训、国际学校、足球大数据、帮助职业俱乐部建立青训梯队、球员经纪、自建赛事、球迷组织、青少年足球技能开源评级系统等等,并与更多热门行业相结合,争取使足球能够在市场上产生更高的价值。白强坦言:“足球+思维的关键就在于哪个行业有充足的资金我们就试着和他们进行合作,并提升自身业务的市场价值。”


 

而这一切,当然也是建立在规模化经济的基础之上。白强向禹唐进行了举例说明:“比如赞助商看重和我们的合作,百城万赛,还不是看你在全国一百个城市要打一万个比赛,所以如果他赞助的话,他的品牌可以在那么多地方进行曝光,这依然是基于规模化之上。”

 

结语:


白强非常喜欢习主席的一句名言,“足球从娃娃抓起,持续用力,久久为功,功成不必在我”。在白强看来,本轮足球热当然离不开习主席的支持,这无可厚非。没有主席的支持,没有资本的助推,那中国足球又该如何崛起呢?

 

作为本轮足球热中的一员,白强与他的动吧体育自然希望自己不仅身处热潮,还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切实推动中国青少年足球的发展,而他们的足球+战略,则是他们试图将商业与中国足球结合的作品,至于成功与否,各位不妨与禹唐一同拭目以待。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本文为禹唐体育原创,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