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眼里的欧洲杯

2016年法国欧洲杯已经拉开了战幕,24只球队将在9座城市的10座顶级球场争夺德劳内杯。作为一个建筑师,比赛之外我们当然要关注些什么?那当然是球场的故事。

2016-06-16 09:21 来源:AC建筑创作 文/Tommy 0 28243


禹唐体育注:

2016年法国欧洲杯已经拉开了战幕,24只球队将在9座城市的10座顶级球场争夺德劳内杯。作为一个建筑师,比赛之外我们当然要关注些什么?那当然是球场的故事。


这10座球场最早的建于上世纪30年代,距今已经超过80年,但是这些球场依然在服役,虽然早已经被改造得面目全非。相比法国人,我们对待“老建筑”的态度着实让人汗颜。


建于1988年、见证了中国男子足球队第一次打进世界杯、被称为“中国足球的福地”的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在2007年爆破拆除,这座球场的寿命不到20年。


2001年10强赛出线纪念雕塑,原本树立在五里河球场前,2007年被拆除,2012年沈阳市政府选择在异地重修这座雕塑


请忽略右下角的小哥,今年欧洲杯没有郁金香


法兰西大球场

SCAU



作为法国足球精神图腾的法兰西大球场其实比我们想象得要年轻得多,在1992年7月法国被确定为1998年世界杯的主办地之后,球场的建设计划才浮出水面。当时,法国政府与足协商讨后决定要建设一座可以容纳80000人以上的全坐席球场。球场位于巴黎圣但尼,这个既靠近巴黎又能够代表法兰西历史与文化的地方。


这个球场的设计机构是法国SCAU设计公司(曾译名思构),是法国最大的设计公司之一,由MICHEL MACARY、AMERICO ZUBLENA、XAVIER MENU、里贾波尔和康斯坦提尼共同设计。这座体育场的造价高达2.9亿欧元,其中单是安装球场顶棚就消耗了4500万欧元。


因为需要承担田径赛事,法兰西大球场中设有跑道,但是在这座球场进行的比赛却不会因为跑道的隔断而让球迷远离场地。原因是挚爱足球的建筑师们在球场中设计了神奇的看台:球场的最下层看台在进行田径赛事时可以缩进建筑内部,当进行足球比赛时伸出的看台可以覆盖跑道,并且可以再多容纳25000名球迷。


足球比赛时,底层看台展开覆盖跑道


举办田径赛,收缩的底层看台


这座球场最终于1998年1月正式完工,并在当月28日迎来了他的第一场比赛:法国与西班牙的友谊赛,齐达内攻入了全场唯一进球,这也成为了此座球场历史上的首粒进球。


半年后,还是在这座球场,还是这个男人会带领法国队举起金灿灿的大力神杯,这是法国历史上第一座也是唯一的一座世界杯,这里也迅速成为了法国足球的圣地。


北京时间6月11日3:00,本届欧洲杯的揭幕战将在这里上演,由法国对阵罗马尼亚,而最后的决赛也将于7月11日在这里上演。法兰西大球场将再次见证欧洲杯扩军后的第一次王者登基。


里尔皮埃尔·莫鲁瓦球场

法国VP建筑事务所


与法兰西大球场中仅仅移动看台不同,VP事务所的建筑师们在皮埃尔·莫鲁瓦球场中直接将草坪给搬走了!



这座球场是一个多用途场馆,球场一半的草皮下安装了液压升降系统,可以使这一半的草皮上升到了一定高度,然后滑行到另一半草皮的上面。原本的半边场地没有了顶盖,就成为了地下小体育场。从高处俯视,这半边场地就像一个盒子,因此被命名为“盒子里的奇观”(Boite a Spectacles)。这个盒子的容量从6900个到30000个不等。2014年法国和瑞士就在“盒子里”合演了一场史上最高上座人数的正式网球比赛。



这座球场于2012年落成,拥有50186个座椅。同时球场还有可以完全封闭的顶棚,开合全程仅需要15分钟,这大大减少了天气对于比赛进程的影响。







里昂奥林匹克公园球场

POPULOUS


这座里昂俱乐部的新主场来自体育建筑专业户博普乐思(POPULOUS),关于博普乐思大家熟悉的还包括2012年伦敦奥林匹克体育场“伦敦碗”、2000年悉尼奥运会主体育场、2014年韩国仁川亚运会体育场、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季奥林匹克体育场、南非约翰内斯堡足球城、英国温布利球场、纽约扬基体育场、中国南京奥体中心、珠海横琴网球中心等等。


这座球场可可以容纳59186名观众,2016年1月,里昂俱乐部告别服役近半世纪的热尔兰球场,搬到崭新的奥林匹克公园球场。这座球场是法国第一座专供俱乐部使用的五星级足球场。同年10月得到法国政府的批准,2012年10月正式破土动工。


这座球场的总造价达到4.15亿欧元,而原本的预算仅有2.5亿欧元。



这座球场还有一个别名:灯光球场,由此可以看出这座球场在夜间的迷人效果。关于这座球场的另外一个有趣的事情就是,建筑师还为现场球迷设计了可以互相对歌的看台,满足球迷们在比赛中放声高歌的需求。并且球场的顶棚经过声学考量,能为球场内创造更震撼的听觉感官。在2016年法国欧洲杯上,这里将承办其中的四场小组赛、一场1/8决赛以及一场半决赛。







新波尔多体育场

Herzog&De Meuron


这座球场应该是本届欧洲杯最为知名的球场之一(仅限建筑圈),设计师是北京鸟巢的创作者: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这座球场的全称是波尔多马特穆特大西洋球场,当然这是因为赞助商的原因。


球场建设历程


据赫尔佐格透露,他们设计这座球场的灵感来自波尔多地区的一篇面积达10000平方公里的海岸松林:朗德森林(Landes Forest)。


朗德森林(Landes Forest)


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在球场的外立面创造了数千根细长柱,这些柱子如同大雨渲泄而下,使得白色矩形如同投射到地面一般。小吃店与公共卫生间组成的功能区,波浪起伏的分布在柱子构成的森林之中,穿行的人群为这里带来了生机与活力。稠密的柱子与光线,这种结构创造出了逐渐消解般的的矩形体块,并且勾勒出了碗状看台雕刻般有机的轮廓形式。



这个白色的“碗”可以容纳42000人,几乎每个方向都是最佳视角。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用“优雅”来形容这座体育场,确实,当我们从空中俯瞰这座体育场是,方形的空间宛如镶嵌在地面上的一枚钻石,下面的图片来自摄影师Iwan Baan,在他的镜头下,这座球场纯洁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Iwan Baan


博拉尔特-德勒利球场

Gustave Spriet



博拉尔特-德勒利球场始建于1933年,是法国最具有代表性的球场之一。当时球场的名字为博拉尔特,为的就是纪念朗斯采矿公司的前商业主管菲利克斯-博拉尔特先生。这座球场继承了朗斯往昔的采矿历史,当地的体育价值观念也是在这里形成。2012年9月,为了纪念去世的前朗斯市长德勒利,球场正式更名为博拉尔特-德勒利球场。



这座球场位于法国朗斯,球场容量为38000人,要知道朗斯这个城市一共就只有35000人,球场容量竟然比全市人口还多。这个球场也是法甲联赛朗斯俱乐部的主场,虽然朗斯人口不多,但是一到俱乐部的主场比赛,球迷们就会聚集到这个球场为主队加油。


朗斯俱乐部的比赛


这座球场的设计师叫Gustave Spriet,关于此君除了维基百科名单上的记载,我们并没有找到其他信息。但是关于朗斯这座城市,除球场外的另一个明星建筑,那就是SANAA在朗斯设计的卢浮宫朗斯分馆。






2006年SANAA击败了120多个竞争对手,获得了这个项目的委托,卢浮宫朗斯分馆是卢浮宫博物馆的一座新分馆,位于法国北部的前矿业城市朗斯。这是一片低平的区域,而地段本身就是一个平展的矿渣堆,比街道标高要稍高几米。SANAA的设计将历史景观作为策略性的出发点:博物馆就是一系列单层的盒子,顺着地面上平缓的轮廓排布。这些盒子由微弱反射的铝板和玻璃幕墙覆盖,创造出映象之美并让建筑消融在环境中。天空和植被的颜色为建筑增添了活力,它的外观也随着季节和时刻的更迭而变幻莫测。


圣艾蒂安吉夏尔球场

Meyer et Saidoun



这同样是一座非常古老的球场,始建于1930年,最初的球场设计师是Meyer et Saidoun,但是这座球场在1998年和2016年经历了大规模的改造,新球场除了保留标志性的四根外露桁架,其他的已经基本无法辨认。


2016年改造前


改造后


吉夏尔球场于1931年9月13日正式投入运营。因为主队圣埃蒂安的球衣颜色是绿色,吉夏尔也得到了“绿色地狱”(l'enfer vert)的称号。从这球场走出了雅凯(Aime Jacquet)、罗歇托(Dominique Rocheteau)、普拉蒂尼(Michel Platini)、布兰科(Laurent Blanc)、萨尼奥尔( Willy Sagnol)等巨星。


足球之外,这座球场所在的圣艾蒂安也被称为法国的“设计之都”,在这里举办了法国的第一届双年展。


圣艾蒂安市政厅(设计: Manuelle Gautrand Architecture)


巴黎王子公园球场

罗杰·塔里波特


王子公园球场顾名思义就位于王子公园里,现在大家能看到的球场来自1968年-1972年间的一次重建,最早的王子公园球场建于1897年,那时候的球场并不是为专门的足球比赛而设计,酷爱自行车运动的法国人在球场里还设置了自行车赛道,以至于在1907年到1968年之间,环法这项世界最著名的自行车运动的终点一直是王子公园球场,而非现在大家所熟悉的香榭丽舍大街。




王子公园球场的设计者是法国著名建筑师罗杰·塔里波特(Roger Taillibert ),他的设计带有非常明显的国际主义和粗野主义风格,如果从今天的角度看,球场四周突兀的立面与整个巴黎的城市景观并不相符,和许多那个年代的大型建筑一样,这座建筑放在巴黎仿佛一个外星来客。当然这座不带跑道的纯足球场在功能上似乎无可挑剔,球场的形状趋近于一个“洗脸盆”造型,这样可以让场内观众和球员感受到更佳的观赛氛围。在奏唱歌曲时,你几乎能够感到脚下如涟漪般的起伏。


除王子公园球场外,罗杰·塔里波特最著名的莫过他在蒙特利尔奥林匹克体育场上设计的一个高达175米的斜塔,这个斜塔也是世界上最高的倾斜建筑。在塔里波特的设计意图中,他企图通过这个斜塔将体育场的巨大顶棚吊起来,这个看上去非常有冲击力的建筑当然也有和它的造型相符的造价。但是结果却是不尽人意,在吊装时粗大的钢缆相继被拉断,蒙特利尔人不得不将那巨大的顶棚焊接起来,这个世界最高的斜塔也就成了个没有实际用途的装饰。


蒙特利尔奥林匹克体育场


罗杰·塔里波特的设计让蒙特利尔的背上了沉重的包袱,这个华而不实的方案最后的花费却高达了二十几亿美元,这其中大部分的花费都是用来修复和维护那有独特伸缩式设计的圆顶。1998年,体育馆又经重新翻修,将其屋顶全部更换。随后的几年时间里,蒙特利尔政府又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用于修复体育馆屋顶的工作中。到2006年为止,修复和维护体育馆的花费又高达近一千五百万美元。修建体育馆的花费让蒙特利尔市政府欠着巨款,蒙特利尔大岛上的居民在之后的每年需要支付巨额的地税来偿还体育馆修建所花的费用。直到2006年11月,蒙特利尔市政府才还清了这笔巨款。


相比巴黎王子公园球场,蒙特利尔奥林匹克体育场显然是不幸的,当地的足球队和冰球队都不愿意将之作为自己的主场,这个场地只能承接一些商业演出和活动。而在王子公园球场,他们有圣日耳曼。


身披圣日耳曼球衣的伊布和贝克汉姆


韦洛德罗姆球场

Henri Ploquin



韦洛德罗姆球场建于1937年6月,也是一座历史悠久的体育场,设计师是Henri Ploquin,他和吉夏尔球场的Meyer et Saidoun一样,除了名字其他都不可考。


除了足球赛、橄榄球赛之外,这座球场起初还可举办自行车赛与田径赛。1970年,球场更换了照明灯,裁减了原自行车赛道。1971年,球场可容纳人数增长至5.5万(把站着看比赛的人也算在内)。为了迎接1984年欧洲杯,球场在1982-83赛季封闭大修,草坪与跑道整体换新。在这之后,部分体量用作建设酒店,可容纳观众数减至4.2万。作为1998年法国世界杯的场地,在1997年底,球场又经历了翻新,座位数增至60031人。


改造前球场


在法国获得2016欧洲杯主办权之后,这座球场再次进行翻新,这次翻新花费了2.67亿欧元,SCAU事务所和马赛建筑师Didier Rogeon为球场加上了一个巨大的白色波浪形屋顶。这个独特的白色半透明外壳有如波浪,与城市景观和远处山脉在地平线上相融合,也有球迷认为其形状酷似着名的“墨西哥人浪”。


另外,和其他先进的施工方式一样,这座球场历时三年的翻新并没有让球场的功能停摆,这三年中球场仍安全地举办了80多场赛事,超过300万观众入场观看。







图卢兹市政球场

Henri Ploquin


图卢兹市政球场是本届欧洲杯十座球场中容量最小的一座,仅能容纳33000人,这座球场是法国政府为举办1938年世界杯,在1936年修建的。和其他的被改造得面目全非的球场不同,这座球场在80年的历史中并没有过多得改变自己的容颜。


1938年的图卢兹市政球场和2016年的图卢兹市政球场


但是这座球场最为人称道的是在1992年9月16日,迈克尔-杰克逊的”Dangerous”世界巡演在此上演,那一天只有33150个坐席的球场在那一天涌入了40000人。


2001年9月21日,图卢兹的AZF化工厂发生爆炸,造成31人死亡,2500多人受伤,这场法国历史上最严重的工业灾难,导致1300家工厂、2.5万所民宅受损,也对图卢兹市政球场产生严重破坏。图卢兹球场距离该化工厂不到1KM的距离,经过半年的维修,才得以复原。据法国媒体披露,这次维修花费超过60万欧元。


法国空军法兰西巡逻兵飞行表演队飞过体育场上空


尼斯Allianz Rivera体育场

Wilmotte & Associés Sa建筑事务所


尼斯Allianz Rivera体育场是一座非常年轻的球场,这从的外表就能看出来。2009年尼斯市政府发起了一项设计竞赛,法国的Wilmotte & Associés Sa建筑事务所最终赢得了这个项目,而他们的设计方案就是现在的Allianz Rivera体育场。






这个球场最大的特点在于其外壳覆盖的透明材料,但是这种透明材质的透明度极高,它将球场骨架完全暴露在人们是视线中,显现出一种极具科技感的形态。


当然这座球场的高科技不仅仅在其表皮,而在于这是一座真正的信息化和可持续球场:这座球场为观赛的球迷停供了全覆盖的无线网络,同时球场顶棚安装了4000多块太阳能电池板,能停供三倍于日常需求的电力供应。此外这座球场还在场内安装了地暖,顶棚收集的雨水通过管道系统成为草坪的浇灌用水。



这个项目除了能容纳36000人的体育场外,还包括一个法国体育博物馆和一系列的商业开发。


是不是觉得这个球场的名称似曾相似,是的,这座球场也叫安联球场,和另外一座著名的安联球场:德甲巨人拜仁慕尼黑的主场一样,他们的赞助商都是安联保险。


本文转载自AC建筑创作,原标题:建筑师看欧洲杯,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